[轉載] 绿色玉镯

第一章 少侠领命讨恶贼 误中奸计浑不知
“师傅,徒儿领命定抓得恶贼。”
“师傅,我也一定尽力扶持师兄。”
说话的是一对师兄妹,男的叫吕飞,是剑门门主的入室弟子之一。年方17,长得眉清目秀,身材也修长纤细,时常被师兄弟们取笑无男风,似女子。
女的叫霞柔,16岁,长得乖巧可爱,生性活泼好动。
“哎~你不给你三师兄惹麻烦就是。”座上长者是他们的师傅,“本来不该派你们先去,可无奈本门有要事准备,你们大师兄二师兄都有事在身……”
吕飞自信一笑,“师傅,我会照顾好师妹的,区区小贼我一人便绰绰有余,这次带师妹前去,就当给她一个历练。”此时的吕飞完全没有想到这次他的大意会让自己落入万劫不复的地步。
这次他们的目标名叫江天,年纪轻轻不过24,是近些日子刚刚冒出来的,武功一般,轻功尚可,喜欢独来独往,干的都是些偷鸡摸狗的事,但一遇上有机可乘的美妇名媛,他也会毫不客气的笑纳。
----------------------
几日后,金银窟外。
“师兄,就是这儿了,看今日这恶贼如何逃脱!”师妹性急不与我商议便冲向窟中。
“且慢!”我来不及阻挡她,也只好跟了进去。进屋才发现人去楼空,只有一片狼藉的景象。
我怒喝:“可恶!一定是被那恶贼嗅到了风声落荒逃去。”
“师兄,好漂亮的玉镯啊。”师妹被桌上一只泛着碧绿色光晶莹剔透的玉镯所吸引,伸出小手就往玉镯里面伸。
我突然想到可能会有什么机关,“小心!”一把抓住师妹的手。
“咔”的一下,师妹错手把玉镯带到了我的手上。
“师兄~你干什么啊。这是女儿家的东西,怎么?你也想带啊~”
我半怒半笑道:“你这傻丫头,看见什么漂亮东西都想往身上带,这是贼人的家里,你也不怕这东西有诈吗?”
师妹撅起小嘴,“一个镯子能有什么问题啊。”
“奇怪!怎么拿不下来。”我试着拔出意外戴在手上的玉镯,却被手掌卡住,“这镯子口明显要比我的手小啊,刚才是怎么带进去的?”
“也罢!”我抬手想墙砸去。
“哎!不要啊师兄。”师妹道:“这么漂亮的镯子弄坏了怪可惜的,你先带着吧,明日再想法办取下。”
我道:“你让我带着女人的东西到处走动?”
“你用袖子盖住,就一晚~明日想不出法子你就砸碎它。”师妹撒娇求我道。
我禁不住师妹的哀求,“那好就一晚哦。”
随后我们二人寻了一间客栈休息,寻思有什么方法取下,可直至天黑,绿镯也未能松口。闹腾了半响我和师妹已显劳,便各自到客房休息。
睡到半夜我突然觉得被褥被人掀开,一双手在我的腿上摸了一把。这种恶心的感觉让我不禁打了一个寒颤。我一向警觉,此刻我尚未睡熟怎么可能有人无声无息的进入卧房中?
我立刻起身,可却见四下无人,“看来是我疑神疑鬼了。”
我又看了一眼还扣在手上的那碧绿镯,“这镯子确实好看,但总觉得透着一丝异样……啊!”
我被又一阵异样的感觉惊的叫出了声,“何人……”我确实有身躯被人抚摸的感觉,但却无法觉察到房中有其他人。
“哎!老子真走背运,本想此次能玩弄你那娇俏师妹,没想到却误中了你。”窗外传来一男子话语。
我立刻拿上挂在床边的宝剑跳出窗外。只见一黑影闻风逃去。我追至一巷,瞄准时机飞剑而去,黑影向左躲闪,我趁机堵住去路。
“吕少侠,你连番与我做对到底是为何?”黑影见无路可逃转身对我说。
我已经猜到这黑影就是我追寻的恶贼江天,“哼!你等恶贼奸淫妇女,烧杀抢掠,与你为难还需理由?”
江天道:“你可知道,你那手上镯子我花了多少钱才向没形老人讨来!”
我道:“那你又可知,你害了多少无辜!”
“吕飞啊!你这拙眼怎识得宝贝,让你尝尝厉害!”说着江天冲怀中拿出一纸人,念了几声向纸人的左腿处猛摁一下。
“啊!”我顿时觉得左腿被人猛捏巨疼不止,江天趁机溜之大吉。
我只得一瘸一拐的回客栈歇息。

第二章 碧绿玉镯初显威 女儿衣装乱心想
第二天一早起床,我发觉左腿已不再疼痛,活动自如,也不顾师妹便独自持剑往外去。我急着外出当然是为了寻找江天,可徒然无果。心想师妹应该已醒,不见自己怕是会惊慌,还是先回去吧。
一回客栈,“师兄,你怎么都不叫我!一个人就出去了。”师妹正坐在门口盼着我回来,“要不是店家说你大清早出去了,我还以为你出事了呢!”
我道:“我知道你贪睡,早上独自查探一下而已。”
“哎师兄,这镯子还无法取下吗?”师妹眼睛盯着那碧绿的镯子问道。
我道:“你不说我倒忘了这镯子的事,既然你我都无法,也只好破损于它。”
我拔剑向镯子砍去,师妹捂着双眼不敢看。
“咔!”清脆的一声,那镯子纹丝不动的还在我手上,连一个缺口都没有。我又想起了昨夜江天的话,这镯子到底是什么样的宝贝?昨夜那怪异之感莫非……
“客官……客官,那位持剑带玉镯的客官。”店家的呼喊打断了我的思路。
“店家何事?”我和师妹走上前去。
店家塞给我一封信,“客官,今日早些,有人给我5两银子叫我把这封信交给你。”
知道我在此处,还带着玉镯的,莫非是……“店家,你可看清来人摸样?”
店家道:“大概三十不到一个壮汉,急匆匆的,其他我也没看清。”
“多谢店家。”我和师妹拿着信到了我的房中。
我把信放在桌子上用剑把信封劈开,然后取了些许银粉撒在纸上,见没有变黑,看来信纸无毒。
信上写着,“吕飞,昨夜夜色朦胧,未见其容。今日在暗处窥得,久闻少侠吕飞面目俊秀身材细瘦,今日一见果然如此……穿上女服一定美艳动人。”
“你这恶贼居然……啊!”我看完信后,勃然大怒刚想骂人,突然发觉身上的衣物全部脱落了下来,散在地上。
“师兄……你的衣服……哎呀!”师妹看到赤身裸体的我,羞得转过了身子。
这时我还未能反映,突然之间身上就被换上了一套女服。
一头秀丽的黑发,纤细的身姿,露出了颈部光滑细嫩的肌肤,胸前被换成了绣花肚兜,脚下穿着一双粉色绣花鞋,更加上一双涂抹艳丽花汁、带着玉镯的巧手。现在的吕飞不细看就是一位清新脱俗的女子。
“怎么……怎么会这样?”我不知所措,师妹在一旁睁大了眼睛做不出声。
过了片刻,“师兄,我转过去,你脱下这衣服看看……”
我回过了神,“哦……师妹,我且试试。”
这衣服很轻,很滑。可我却怎么也脱不下来,怎么撕也撕不破。就在这时那镯子突然又闪了下。顿时我觉得自颈部像被浸泡在水中一样,不是凉水、也不是烧开的水,暖暖的又有些粘稠。
“呼……”我不禁开始喘着大气,觉得自己浑身发烫,又热又燥,可是浑身暖暖的又有点舒服。
“师兄……不行吗?你没事吧?”小师妹转回身子问候我。
我故作镇定,“没事……我不习惯这衣物而已。”
“嘻嘻~”师妹突然鬼灵的一笑,“师兄一定是害臊了,其实师兄穿女服也挺好看的,不输江湖上的那些美女~”
我也只好苦笑一声。
“可是这丢人的样子,让我怎么出去见人,还怎么追捕那恶贼啊。”我不禁带了些哭腔。
师妹见我委屈的样子,“师兄啊,小妹……小妹也想帮你,可是我打不过那恶贼呢,你只好忍忍了,到了晚上没人的时候,我和你一起出去寻那恶贼吧。”
“那好,既然晚上要出去,你我就快些休息……养足精力晚上定要痛击那恶贼一番。”其实我一点也不累,只是浑身又热又痒,不住的想发出些羞人的声音,而且我也不想师妹一直盯着穿女装的我,只好想个由头把师妹支开。
“那好,我们早点休息,夜深立刻出发。”师妹见我脸色犯难,知趣的退出了房间。
“嗯……”我一听师妹脚步渐远,忍不住小声的呻吟了一下。
中毒?我还未吃过东西啊,那封信?不对,师妹没事啊……看来还是这镯子,这衣服……啊~燥热的感觉使我无法凝神思考。为消体热,我上床打坐运气。想看看有什么运气的法门可抵消这异样的感觉。过了两个时辰运功也未见效果,但也别无他法,只好保持打坐。
直到日月刚刚交替,我忍不住口干,一口气喝光了屋内的所有凉茶,可居然觉得更加火热,手情不自禁的抚摸赤露在外的颈部肌肤。
“啊……那恶贼……到底……到底用了什么手段……哼……不要啊……受不了了啊。”我不断摩擦着自己的身躯,越来越热,可是每摩擦一下都会有很舒服的感觉,“啊!停下啊……我怎么停不下来……”
我胯下的玉茎终于忍受不住刺激,慢慢地抬起头来,我下意识的握住了它。
“想不到吕少侠居然在屋中做这淫耻之事,我一定将今日所见传播江湖。”屋外传来人声,我吓得把手缩了回去。
“是你!哼……这都是你搞的祸事?”我强压喘气之声问道。
“没错,是我干的。我说过你根本不懂这‘任君亵玩’碧绿镯的妙用。”江天居然从房门走了进来,“知道吗,你为什么找不到我?因为我就住在你们的隔壁啊!啊哈哈哈……”
我恍然大悟,“你到底对我下了什么毒?”
江天邪邪一笑,“你身上涂抹的是一种极其厉害的外敷媚药,你刚才喝的是一种极其厉害的内服媚药。”
“你……你为何要对我下此药!”
“我说过了,本来是想玩弄你那如花似玉的师妹,没想到误中了你。不过,嘿嘿……”江天走进我身前,在我脸上摸了一把,“看你现在双颊粉红、香汗淋漓,穿着一身女服也倒是个美人,我也算不吃亏了。”
“啊……你……你这禽兽!”
“嘘……你不会想吵醒你师妹,让她过来看到你现在的样子吧。”江天竟然冲到我身前把我按倒在床榻之上。
我浑身已经酥软无比无法抵抗,“啊~你……”我实在不想被师妹看到我如此场景,不敢大声呼唤。
江天见我不敢呼喊更是得寸进尺,在我身上摸来摸去,“知道吗?这外敷的还有使肌肤美白润滑之效哦,如今哥哥摸得你可舒服?可销魂?”
“哼……哼……”正如他所说,我被他摸得浑身都泛起了涟漪,难道,今日我就要被这恶贼……
江天道:“看我不弄得舒服死你。”
正在江天下手之时,却传来了叩门声。难道是……
“师兄~师兄你还没睡吗?怎么这么大声音啊,你没事吧?哎房门也没关紧。”
江天啧了下嘴,“看来好事是不成了,也罢,抓你俩回去慢慢享用。”
“江天!不要……呜呜呜……”已经酸软无力的我被江天捂住了口鼻。
师妹快走!走啊……别进来……别……无法呼吸的我渐渐失去了意识。

第三章 为救师妹遭贼辱 学做少女苦开苞
“狗贼!放开我!你我单打独斗!若我赢放过师妹,若你能胜我,我随你处置!”几个时辰后我醒来,发现自己和师妹已经被江天用铁链绑上运回了他的金银窟。
江天喘着气,“得了吧,老子知道打不过你,我刚才一人把你们两个运回来你知道多累嘛!你小子事到如今别这么狂,你要知道你已经落在我手上了,我要你生就生,死就死。让你做女人,你就得撅高了屁股等老子肏!”
我运气飞了口唾沫,直中江天口中,“不知到底是谁轻狂,如何?本少爷的口水?”其实此刻我心中也暗有悔恨,如果我的武艺像师傅和师兄一样高强,刚才那下江天的喉咙应该就穿了。
江天抹了抹嘴,刚要动怒转念之间又换了一副嘴脸,“呵,哥哥我尝尝妹子的口水也是一乐。”心中暗想,这小子武功很高,非想法子废了他功夫不可。
“难怪常说贱人最可恨。”我不依不讨的出言讥讽。
江天显然怒了,急匆匆的跑开,随后拿来一碗,碗中盛满了不知何物的液体,还有个布做的小人,巴掌大小,躺在碗中只露出了头。
我突然想到了什么,“这……莫非……啊!”
江天咬牙切齿,拿出小人一顿乱扯。
随即我也觉得浑身像是被和人撕扯般,疼的死去活来,“住手!啊!停!快些停下!”
此时被绑在一旁的师妹被我的呼喊声惊醒,“啊……这里?师……师兄!”
江天:“正好你们都醒了,吕飞你小子知道自己的处境了吧?你手上的镯子,只要带上身体就和我手中这小布人连接起来,我怎么动这布偶,带镯子的人也会有一样的感觉。当然还有其他妙用……”江天晃动手中的布偶向我示威,此刻我才看清了这偶人身上的衣物和我身上的一模一样。
此刻我终于意识到我陷入了如何的处境,“你想怎样?”
江天见我锁紧双眉,“我想怎样?我一个江湖好色之徒你说我想怎样啊?”
我暗叹了一口气,“那好,你放了我师妹……我依你……”
师妹:“你说什么?师兄不要听他的!”
江天:“好了,你们不要吵,这样吧,你们谁让我舒服,我就让另一个走。”
我看了一眼师妹,她正红着小脸欲言又止的。“我来!”我想着不能让师妹为了我去做那些事,而且先骗他松开我,我也可以趁机制服他。
“师兄……”师妹愧疚的看着我,“都是我的错,才会让你……”
我对师妹挤出笑容,“反正我还带着这镯子也跑不开。”
江天道:“你们侠士可是要说话算话的,等着。”
只见他拿着小人跑开,然后又拿来了一把钥匙给我解开了铁索,“哦,对了你们睡着的时候我给你师妹喂了颗毒药,解药我藏起来了,你可别动什么歪脑筋。”
这贼子!看来不能一击杀死他,抓住他逼问解药。我刚想运功,却觉得身上两个穴道被封住了使不出力气。
江天歪嘴一笑,“刚才知道你的厉害怎么还会没防备,我用极细小的针插在那布偶的身上,你就乖乖听话吧。”
“来,过来帮老子舒爽舒爽!”随后他居然当着我的面解下了裤子,指了指胯下还软伏地的阳具。
“你……你可要说话算话。”我已经别无他法,慢慢跪在了江天面前,伸出双手去摸他那脏臭之物。
此刻我心中充满了委屈,不但要下跪在江天面前,还要像一个放荡女子一样去服侍与他。
师妹看见我这样子,不停流下豆大的泪珠,“师兄……呜……”
我低着头不去想其他的,双手握着他的鸡巴又上又下。
“啪!”突然江天狠狠地扇了我一耳光,“怎么?服侍老子不情愿啊!”
我此刻居然忍不住捂着脸,像一个被人蹂躏的女子一般暗暗抽泣。
师妹哭道:“你……放过师兄……我是女子……这些事……”
江天得意的仰天大笑,“你们两个小淫娃不要急,哥哥会让你们一个个舒服的。”
我抹去脸上的泪,“师妹……我没事,这点小事……”
江天看了我一眼,“嘴挺硬的嘛,那好~接下来换嘴。”
我迟疑了一下,闭上眼睛,张开双唇。一股腥臭之气扑面而来,可为了师妹的贞洁我不能退缩,一口含住了江天的阴茎,强忍住呕吐的反应。
“如何?本爷大屌的味道?”江天趁机报了刚才吃唾沫之仇,“好,乖~抬起头看着我,记得要用用舌头舔哦……嗯,就是这样,想不到你也挺有做女人的天份嘛,这还多亏我发觉了你,哈哈哈……”
我抬起头,用舌尖轻轻的去舔江天炙热的龟头,盯着他魔怪一样的嘴脸。我恨他!我此刻真的就想咬断他的命根子,看他满地打滚的样子。
“喔……咳咳……”稍过片刻,我的嘴已经容不下江天已经苏醒的巨棍,松开了嘴,咳嗽着喘气。
江天没有放过我,“来,老子热身够了,坐上来。”
我惊愕的看着他,“什么?你是要让我……不!我是男子,怎么能……”
“你还男子?我的鸡巴都吃了你还想当男子,先擦擦你嘴角吧!”
他的鸡巴已经被我的口水和些许精液包裹的滑不留丢的,我掰开雪臀,屁眼对准了位置。慢慢地坐了下去……一副淫荡十足的样子,自己都觉得我变成了一个渴望屁眼被侵犯的荡妇。
“啊……哼~”我原本以为会很疼,没想到会这么滑,没有一丝阻力,江天的阴茎已插入了我的体内。
“现在我们已经合为一体了哦,你从今以后就要死心塌地的跟着我,做一个娇媚的女人了哦。”
我羞的不敢说话,虽然没有想象中那么疼,但屁眼依然传来刺痛感,我不敢乱动怕弄坏了。
“小宝贝,你要动起来才会舒爽啊,你这是第一次,定是不知要领,就让为夫来帮你。”说着江天震动起了腰部,抖起了双腿。
“啊~停下……停下啊!”我的身体跟着他的抖动一起上下起伏,肠道的肉壁不断和他粗壮的鸡巴发生摩擦。好奇怪啊……虽然有些痛楚,但是这痛楚之中却夹渣了些奇妙的感觉。
“嗯……停……我……我受不住了啊……后面……后面要被肏坏了啊。”我已经神志不清的说出了些不知羞耻的话。
江天听了我的话后淫欲更起,双腿抖动越发用力。我感觉自己就像被人抛到半空中又掉下来的感觉一样。
“救……救救我,啊……飞起来了……飞起来了……”恐慌、刺痛以及奇妙的感觉充斥着我纤细的身姿,已经无法思考了。
江天居然持续了半个多时辰,最后直到我精神不知、晕厥了过去他也未曾射出。

第四章 苦等师妹盼解救 少侠神智渐已溃
不知过了多久,我微微睁开双眼,发现自己正躺在金银窟里。
“我应该……啊!师妹。”我一醒就急忙寻找师妹,师门保佑,师妹无恙的站在我一边,只是神情……
“师妹你没事吧,他没对你怎么样吧,他人呢?”
“师兄……对不起……对不起……他说我不这么做的话……就杀了你……我只好……只好……”师妹泪流不止,支支吾吾的不敢看我。
“到底……啊!”我突然意识到了身上有什么感觉,是我的肛门,好像被抹了什么,散发着一阵阵火热瘙痒感,还有我的双唇,耳朵……“师妹,你快说啊他到底叫你做什么?”
“师兄……你……你自己看!”师妹拿了一枚铜镜到我面前。
我一看大惊失色,“啊!我的脸!”我这才发觉自己的脸已经被画上了粉黛,双唇抹上了鲜红的胭脂,眉毛也被修葺成了弯弯月眉,耳朵还被穿了耳洞,挂上了一对翡翠耳环。
“师兄对不起啊,我知道你不喜欢,可那江天说,不给你化妆就杀了你。我只好……”师妹低着头声音越来越轻。
我内心苦笑了下,自己的身子都被男人玩过了,化个女妆算什么。可后庭传来的瘙痒感……“师妹,这事情师兄不会怪你的,可还有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我怕师妹过于自责小心翼翼地问道。
谁知师妹捂住了脸,“昨天……昨天你被他干……昏过去之后,江天骗我……给了我药膏让我帮你涂抹,说你那儿……那儿受伤了,不抹会溃烂的,我担心你身子,没多想,谁知!呜呜呜……”师妹居然大哭了起来。
我搂住了师妹的肩膀安慰她,“都是江天的错,师兄知道你是担心我,到底是什么你快说呀!”
师妹停止了哭泣,“师兄,你别急啊!我们一定会有办法解决的,他后来说,其实那药膏是一种奴役娈童的药物,涂抹在后庭便可使那儿敏感异常,无法抗拒……抗拒做那些事情。”
江天看来是真的要把我……我暗暗退了几步,把手从后伸进裤中,然后不动声色的暗暗摸了一下肛门。
“啊嗯~啊!”我连忙用另一只手捂住了嘴,太丢人了!我居然在师妹面前发出了这样的声音。这感觉太强烈,我一时居然忍不住。
师妹红了脸,“师兄!是不是……很难受?”
这个时候早就躲在暗处的江天走了进来,一脸淫贱之相,“哟~刚才妹妹叫唤那声,酥得骨头都软了。”
我一掌拍去,却因为不能运功被他轻易化解。
“昨天你都被我爽的晕了过去,还傲什么傲啊!”
我想起了昨天那些事,羞的不知所措,失了心神,没注意到江天的举动,被他趁机在脸上亲了一口,“好妹妹打扮起来更加美艳,如今又一副娇羞摸样让我如何忍耐?”
“你干什么!”我用手背摸去脸上那恶心的痕迹。
江天转向师妹,“你不让我亲,那我只好去玩弄你的小师妹了!”
师妹吓得退缩到了墙角,看了昨日的场景师妹对江天的恐惧越发强烈。我拉住江天的衣服,本想对他说不要为难师妹有事冲自己来,突然觉得自己好似一个女子向男人索爱一般……羞的说不出半句话。
“好妹妹吃醋啦!”江天呲牙裂嘴的笑了起来。
“江天你答应过的,快放我师妹走……”我不想被继续羞辱,连忙转移江天的注意。
没想到江天居然对师妹说,“解药在你原先那家客栈里,你自己去取吧。”
江天会有如此好心?还是另有计谋?但不管如何,让师妹留在这也不是办法,既然他肯放师妹走这机会可不能错过。
我甩开江天走向师妹,“师妹,你快些去取了解药。”然后又偷偷小声在她耳旁说了一句,“逃回师门,伺机求救。”
师妹暗暗点头,“师兄多保重……”
我取下师妹头上一根发簪,“此物留于我……”
江天有些不耐烦,“要走快走!别等老子改了心思。”
我和师妹虽然依依不舍,但不可错过机会,二人相拥片刻,师妹便立刻起了身。我目送师妹离去,心里担心着路上不会有什么乱子吧,还有……江天他接下来会怎么样羞辱我?
江天叹了口气,“小美人虽然乖巧,但比起你这肏得无比舒爽的‘娇女’之身就显得平常许多,也罢,这样的丫头片子老子也玩过不少了。”然后他又盯着我上下打量,“如今好妹妹打扮的如此花枝招展,不换一套新衣服可不行!”说着就自言自语的跑开了。
我没太在意他的话,脑中还在想着师妹路上可千万别再遇贼人,万一江天骗我客栈中并无解药,那该如何是好,嗯……江天也不是用毒高手,逃出之后就算没有解药,师妹去找个医术高明之人应该也能解毒……
“啊~嗯……怎么回事?”我突然又感觉身上传来像在客栈那时的感觉,浑身浸在水中又暖又痒。随后,我原先那套女装被换了去,身上只留了红绸肚兜和丝袍。我看到自己的肌肤被惊住了,原本我的肌肤就无毛白皙,现在大概是在江天说过那外敷媚药的药力之下变得更加红润光滑。
“啊~”我又感到背后琵琶骨下被利器锁住,双手都酸软无力,手中师妹的发簪滑落到地上。
江天兴冲冲的跑了回来,边跑还边脱衣服,“好妹妹,这次怪我下手狠了,你就暂时吃些苦头吧,待会儿让你醉生梦死。哦差点忘记……”浑身赤裸的他风风火火的跑来跑去,随后又不知道从哪拿出一罐药和几粒药丸。
“你又在那用布偶算计我?”我已经浑身无力,双手自然的垂下,无法凭借自己抬起了。
江天从罐子里挖了些药膏向我袭来,我躲闪不得被他抓了个正着。他用粗壮的胳膊死死地揽住了我的细腰,“这可是好东西,前年我从一官老爷家偷出来的,你也尝尝!还有这个,你已经涂过了不妨再多些!”江天一只手掐住我的下巴,另一只抠着药膏直往我的后庭送去。
我的下巴被他扣住,闭不上嘴,他自己含了几粒药丸亲了上来。
“唔……唔咕……咕……”那些药丸伴着江天的口水被送进我的嘴里。
“嗯~停……别再……别再……”刚松开了嘴,江天另一只手面就更加猛烈的侵袭着我。
江天已经大汗淋漓,“爽!老子好久没这么兴奋过了,让你后面更滋润些,待会儿就不疼了。”
“啊~啊~啊~”我浑身充满了强烈的快感,已经快要说不出话了,像个女人被强暴一样,只懂得哭泣讨饶。
江天可不管我死活,继续疯狂蹂躏我已接近崩溃的身体,把余下的一些药膏涂在了我胸口的乳头上,已经半硬的鸡巴拼命往我下身蹭。而我的下身,居然……居然有了反应,玉茎慢慢挺立
“你~这……什么啊……嗯~不要……”我感到下身快感异常,屁眼里是他手指的抽动,玉茎和他的粗棒不断磨蹭,乳头被打挤捏挑弄,浑身的敏感部位都被他侵占了,
“啊……哼……不行……哈……好舒服……好舒服……不……我……哼……救救我……师妹……师傅……救救我……”
“呵呵,好妹妹再忍耐一会儿,待哥哥做足预热好让你爽上天!”江天浑身青筋暴起,面目充血,狰狞十分的样子。
这只是前戏,不要啊~我已经受不住了啊!
片刻过后江天觉得热身已足,我的屁眼也被弄得湿滑无比,江天抱着我坐了下来,用力掰开我的臀瓣,把他的粗棒插了进来。
“好妹妹的舌头和玉茎也须玩物解闷吧?”他抬起我无力的手,把左手食指塞进了我的口中,右手套住了自己的玉茎。
“呜啊……呜……唔……”我的舌头居然缠绕上了自己的手指,不断地舔不断地舔,发出沽滋沽滋的声音。
江天抬着我的双腿站了起,“好妹子,开始了哦!哥哥现在送你上天!”他开始抽动起来,这感觉比上次更加强烈。
啊!不要……又要飞了……不要~好高……比上次还高……好爽啊……飞起来了……我飞起来了!
我双眼已经迷离,眼珠直往上翻,舌头自觉地搅动口中食指,放出娇媚的呻吟,“哼~唔……嗯……”而臀部亦再呼应发出“啪兹啪兹”的淫声。好淫乱……我浑身都在发出淫乱的声音。
“好妹子,飞上天的感觉爽不爽啊?”江天浑身的汗被甩掉一层,又冒出来一层,还不忘调戏我。
失了神的我居然点了点头,“唔……嗯啊~爽……爽啊~好开心……好开心啊……飞了……继续……哦……我还要继续飞啊……”
我的神智已经被强烈的快感击溃,随着屁眼中抽动的频率发出淫乱的声音,爽……
“飞天”的我,已经忘记自己是谁,忘记自己是来抓他的,忘记自己是个男子,只是享受着,这飞天一般的舒爽。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