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艾迪的轉變

艾迪的轉變
艾迪的轉變(1)
第一部 一個更好的轉變
“該死的艾迪,你幾時爬起來做些事!”喊叫的是蘇西,跟艾迪結婚五年的妻子。
艾迪在沙發上動了一下,望過來。“好了好了,你別再這麼對我嚷叫!”
“你就會指望我這樣,卻整天躺在沙發上無所事事,難道你不知道我每天在忙碌來養家,回家後還要做家務!”
“嘿,做家務可不是我的工作,是你們女人的事!”
聽到這句話,蘇西想不發火也難了。艾迪已經25歲了,已經快一年沒工作了,頭髮也因沒有打理而變得很長,即使他什麼也不做,仍在不斷地花蘇西的錢。上個星期,他才花掉了蘇西的一大筆積蓄買了一台電腦,這樣做的目的,僅僅是他能夠整天在網上流覽成人網頁。
第二天上班的時候,蘇西一直考慮著她的難題,怎樣才能令艾迪出去工作。但想了好久,她只是覺得不對……再說,她不可能把艾迪踢到大街上,想來想去,她還是決定算數了,不如假裝跟艾迪什麼事都沒有。
當然蘇西道歉的時候,艾迪並沒有留意到什麼不同,他繼續著懶散的樣子,照樣虛度,讓電腦陪自己度日。
晚上看電視時,蘇西見到其中一個節目,是說女人強制她們的丈夫女性化的。不過還不到十分鐘,艾迪已經用遙控換了另一個台。
蘇西不滿地說:“艾迪,你竟敢換台,我在看那個節目呢!”
“哼,你也不想想看,有哪個男人會允許這樣的事發生在自己身上,他們一定都是膽小無用的男人!”但當艾迪以男性的聲音咆哮時,蘇西留意到他已經勃起了,顯然是有些反應。
接下來的幾天,蘇西一直在想著艾迪那天晚上的反應。因為他是個男人,所以不做任何事,那麼,也許是時候有個更好的改變了。
這一晚,艾迪到酒吧喝酒去了,蘇西毛手毛腳地上網,開始尋找怎樣實現計畫的方法。她找了許多關於權勢女人網頁,說她們用不同方法來羞辱男人的,但卻沒有哪一樣看起來可行的。經過一個多小時的網上流覽,她看到了這樣一個廣告:
“ 潔西嘉主人的女性屋
關於失控男人的麻煩
你有個失控的男人嗎,你一直在麻煩中麼?
所有女性化的方法
來找女主人潔西嘉吧,0171-324-244,這是免費諮詢”
蘇西想,這看起來挺有趣,我明天會打電話給她的。
第二天上班的時候,蘇西按網上的電話打了過去,幾秒種後,對方的電話接通了,是一個非常嬌柔的聲音。
“你好,這是潔西嘉主人的女性屋,有什麼可以效勞的?”
“你好,如果方便的話,我想儘快約見潔西嘉主人!”蘇西回答。
“潔西嘉主人的日程安排上,三點種有空,你認為可以嗎?”
“太好了,我一定會到的!”記錄好位址後,蘇西迅速放下電話,她發現那地方不過相隔幾個街區而已。於是她接著自己的工作,可是臉上已經有種滿意的神情了。
兩點半時,蘇西已經早早完成工作,赴潔西嘉主人的約會去了。
蘇西到達的時候,見到那地址其實是個叫“潔西嘉神龕店”。蘇西走近那個售貨員,這女孩看起來就像是字典裏定義的標準女性。
“你好,我跟潔西嘉主人約定了三點種見面。”蘇西說,她看到那女孩的徽章名字叫梅麗莎。
“呵,是的,請從櫃檯後面的樓梯上去,潔西嘉主人正在等著你!”梅麗莎回答她。
蘇西上了樓梯,進入一個很大的房間,這房間的裝飾既精美又有品味。她一轉身就見到潔西嘉主人走過來了。潔西嘉穿著黑色的皮質短裙,純白的寬鬆上衣,一雙4英寸高的高跟鞋。
“歡迎,我是潔西嘉主人,你一定是蘇西。”潔西嘉伸出手,跟她用力的相握。待坐下來後,潔西嘉問,“告訴我,你來為何事?”
蘇西回答:“是因為我的豬玀丈夫,這一年來他什麼都不做,整天躺在家,花掉我辛苦嫌來的錢。他根本不把女人當作一回事,我受夠他的大男子主義和做事方法了!”
“呵,類似你的問題我已經聽到不少了,我有一個很好的解決方法。”
“我怎麼確信這行得通呢?”
“你剛才看到樓下的售貨員梅麗莎了吧?”
“嗯,她相當的嬌媚和柔弱!”
“五年前那是我的丈夫馬克,現在她是我順從的女性化奴隸,而且象所有真正女人喜歡奉承人!”
蘇西驚訝地吹了一聲長長的口哨。“我從來沒有這麼想過,你對她做過什麼?”
“我還會做得更好,我讓梅麗莎來告訴你吧!”潔西嘉走到門邊的一個對講機,“梅麗莎,把店門關掉上樓來!”
艾迪的轉變(2)
五分鐘後,梅麗莎從樓梯走了上來,伴著一種誇張的胯部扭動。“對不起,主人,我用了那麼多時間,因為下面還有顧客!”
“梅麗莎,這是蘇珊娜主人!”潔西嘉說。
“你好,蘇珊娜主人!”梅麗莎躬身行禮。
潔西嘉叉起雙腳,說:“化妝舞會開始了!”
梅麗莎的平衡和優雅姿勢立即不見了,儘管她的相貌沒有任何改變,但她已經變成一個穿著女性衣服的男人,而不是一個獨具魅力的女人。“求求你,潔西嘉,難道我還沒有受夠嗎……”
“止口!”潔西嘉大聲喝斥,馬克立即停止了說話。“現在告訴蘇西,你怎麼、你為什麼變成現在這樣女性化的柔弱男人的!”
“五年前,潔西嘉主人抓住了我欺騙她和其他五個女人的證據,但我一直不知道她已經發現了,知道時已經太遲了。有一次潔西嘉主人又撞見了,她決定要使我女性化。因此她花了一個月來學習催眠,尋找一種適合的化學藥物來用於睡眠誘導,能夠非常容易地灌輸一些資訊到潛識裏。有一個晚上我去遲了,我告訴她是因為工作的原因,她給我倒了一杯放入化學藥物的飲料,我很快就困乏得上床睡覺了,潔西嘉主人將一副耳機戴在我耳朵上,然後放她錄好的改變人的資料給我。當我醒後,我變成了梅麗莎,而且從此以後我就一直是梅麗莎。”
潔西嘉接著說:“不過仍然有些東西,我沒辦法灌輸給她,象無法停止的勃起,和對男人的輕浮舉止。雖然我告訴馬克了,他仍然不肯相信。”
潔西嘉轉過身去,對馬克說:“表演結束了,馬克!”
馬克瞬間就變了回來,他不再是馬克而是梅麗莎。“梅麗莎,下樓去重開店門,繼續核對你的帳目。”
“好的,主人!”梅麗莎回答,然後扭著身子離開房間下樓去了。
蘇西笑了,表情帶了邪氣。“好,我信了,我們開始商量細節和價錢吧!”
接著的星期六,蘇西去購買她的新行頭了,因為她穿著的是相當女性化的、絲質和蕾絲邊的衣服。她回家後,發現艾迪已經出去了。大概又買醉去了–蘇西想,於是她進了臥室,打開購物袋,取出剛買的幾套皮質衣服。
於是,接著的四天裏,艾迪留意到了妻子穿著上的改變。第五天,蘇西依然繼續著她的計畫,艾迪喝完酒回來,見到她便忍不住了。“嘿,寶貝,你幹嗎要穿這樣的衣服,你知道我不喜歡,你還是穿回女人該穿的衣服吧!”
這下惹惱了蘇西,給了他一記耳光,艾迪一下子摔倒在地板上。蘇西轉身回了睡房,把門鎖住睡覺去了。次日,蘇西裝作誠懇的樣子,為昨天所做的事道歉,然後給他一些錢到倫敦遊玩去了。艾迪雖然有點奇怪,但看不出有什麼不對,所以開心拿著錢到倫敦去了。
艾迪一離開,潔西嘉就過來開始和她一起準備了。蘇西打了幾個電話,把和丈夫共帳號的信用卡都取消了,傑西卡通過她的各種關係,把艾迪其他的財政途徑都封死了。這些做完後,她們粉飾了客房,把它佈置成柔和的女性化的粉紅色,裝飾也帶著蕾絲花邊和極端女性化。
當艾迪回到家,蘇西用笑容和擁抱來迎接他。“你先坐下來吧,我倒杯酒給你!”
“好的,寶貝,今天實在太累了。我根本沒想到你給我那麼多錢,我能夠‘見識’到那麼多妓女!”
蘇西聽到他這麼說,氣得大吼一聲,然後氣衝衝地進了廚房,而潔西嘉正在廚房裏等著她。“我無法相信這傢伙竟有這麼大的膽量,還在誇耀跟多少妓女做過愛。我們的東西準備好了嗎?”
“準備好了,現在可以開始娛樂部分了!”潔西嘉咧開嘴陰陰笑。
蘇西回到客廳,裝作若無其事地遞給艾迪一杯混合飲料。“給你,甜心,喝吧!”
艾迪太口渴了,沒留意到這杯檸檬有顏色跟平時有點不同,他一飲而光。他很快就有點暈眩和搖晃。“怎麼回事,我困得想睡覺……”沒說完,他已經倒了下來。
潔西嘉進了房間,她們一起把艾迪抬進客房,放在床上,為他蓋上粉紅的緞被,墊好枕頭。她拖過一台粉紅的音響,然後把一副耳機套在艾迪的耳朵,放入磁帶開始播放。“我們把這個沒用男人留在這,明天再叫醒她吧!”蘇西說。
潔西嘉轉向蘇西,說:“你明白的,有些東西只有我可以教你,而他不能的。”潔西嘉挽起她的手,跟她一起進了臥室。
在艾迪的房間,耳機裏播放著蘇西的聲音:
“當我數到50,你會睡得更深更沉,而且你只會聽到我的聲音”聲音數到50時,介紹的詞語是“你要順從所有真正的女人,尤其是我,你在稱謂上要改為蘇珊娜主人和潔西嘉主人。下面你要留意的是,當我或者潔西嘉主人說‘艾迪回來’時,你就變回艾迪;當我們說‘睡吧,沒用的男人’,你會再次進入催眠狀態;當我們說‘沒用男人的家’,你就不再是艾迪科爾,你不再是男人。你現在的名字是艾德拉,一個順從柔弱的奴隸。你會找到女人的衣服,你不會驚訝這個轉變,而且,你不會再見自己沒有化妝的面孔,你喜歡穿裙子而且整個外表像女人一樣,你會向男人賣弄風情,讓他們為你傾倒。這種溫柔和感覺將喚醒你,最重要的是,你將會穿著極其女性化的衣裙和套裝,向人們展示你的自然溫柔的一面。所有的時間,艾德拉將佔據艾迪所有的記憶。不管怎樣都不能觸動和喚醒你,除非潔西嘉主人說可以。”這些話連續播放了三次後,蘇西的聲音是“當我數完從一到五十,你會轉為普通狀態的睡眠。”這些聲音開始影響艾迪,而現在,艾德拉進入正常的睡眠狀態。
艾迪的轉變(3)
早上,艾迪醒了過來,他使勁地眨眼睛,也揉了好多次,但他仍不敢肯定他看到的東西是真的。他已經處在一個極其女性化的房間裏,他在張望了一圈,是的,這是真的。他從床上爬起來,進入他和蘇西的房間找衣服穿,但他發現自己的衣服都不見了。
艾迪嚷道:“這該死的婊子把我的衣服弄到哪兒去了,她回來有她好看的!”
艾迪拿起電話,撥通購物熱線:“我要訂幾件衣服,如果可能的話,今天就要,我妻子把我的衣服都扔掉了!”
一個男人的聲音傳過來:“問題,首先我需要你付帳的信用卡資料。”
艾迪把自己的信用卡資料報了過去。
“不好意思,先生,你的信用卡已經失效了!”
“該死,這婊子把我的信用卡都取消了!”艾迪十分惱火。他在房間裏團團轉,想著應該怎麼做。
這時候蘇西突然來到他身後。“寶貝,你好象有點不對勁呢,對嗎?”蘇西用一副居高臨下的口氣說。
“你做了什麼混帳的……”
蘇西打斷他的話:“沒用男人的家”
艾迪整個人立即變了樣,他的聲音溫柔而女性化,艾德拉佔據了艾迪的身體。“主人,我怎麼會穿著這麼糟糕的衣服,太恐怖了,我竟然沒有化妝,而且我的手、我的腿有那麼多毛!”艾德拉看到自己的臉,震驚極了。
“不要緊,到樓下浴室去,把自己清潔乾淨。”蘇西雙手拍了一下。
“遵命,蘇珊娜主人!”艾德拉立即下樓,進入浴室,用蘇西的香味沐浴露仔細洗乾淨自己的身體。在艾德拉裏,艾迪拼命地想掙脫身體中的無形控制,可是卻無法做到。艾德拉用剃刀慢慢地將腿上的毛刮得乾乾淨淨,他驚恐地看著身體的其他部位,然後把臉上和其他位置的絨毛都清理乾淨。他用護膚霜把自己身體都擦個遍,直到確信做好了,他才離開浴室。
蘇西在客廳喊到:“艾德拉,在浴室弄好後快點過來。”
“是的,主人。”艾德拉應道,她往自己身上噴了香水,然後進了房間。
“現在是不是好點了,艾德拉?”
“是的,主人,我覺得現在好極了!”
“艾德拉,床上的那個袋子是給你的,打開它把衣服換上吧!”蘇西命令道。
艾迪卅艾德拉看到在袋子是什麼時,他努力想制止這件他知道要發生的事。在第一個袋子裏,艾德拉拿出一件柔軟的緊身背心,還帶有綁帶,顯然這是一個束腰背心。艾德拉把它穿上後問:“主人,你能否幫我把背心綁緊一些?”
“當然,親愛的,到你的腰收細後,你就會知道你該穿的就是這些衣服了。”蘇西回答著,然後過來,幫她在後面把背心用力綁緊,因為太用力了,可以聽到艾德拉身體在作響,骨頭在收縮。
“好了,主人!”艾德拉痛苦地說。她的腰從36英寸減到了28英寸,整整少了8英寸。
第二個袋子裏,有一對矽膠乳房、文胸和一件帶墊子的內褲。艾德拉小心地噴了膠水後,把這對義乳粘到自己平坦的胸口,然後戴上文胸,接著穿上這件緊小的內褲,她十分小心把腿伸進去,把自己的男性生殖器藏在後面。
再一個袋子裏是一件16英寸長的粉紅迷你裙,這條裙子上圖案十分豔麗,另外是一件銀色寬鬆上衣和一對白色透明的吊帶襪。艾德拉慢慢地把襪子穿進去,當然這是她的第一次嘛,這雙襪子令她有種舒適的感覺。接著她穿上了迷你裙和上衣。
最後一個袋子裏,裝的是一雙後跟足有3寸的皮鞋,艾德拉一見到立即興奮地尖叫起來,馬上穿到自己的腳上。“謝謝你,主人,這些禮物太棒了!”艾德拉跳起來給蘇西一個用力地擁抱。
“行了,我們還有許多事要做呢!”蘇西拍拍手掌,但她暗暗發笑,為改變丈夫而高興。
“當然了,主人,我還要修飾我的臉了,可是我一件化妝品沒有啊!”艾德拉忽然有些憂愁地說。
蘇西回答道:“在你自己買之前,你可以先用我的!”
“謝謝你,主人,謝謝你把我從一個男人改變過來!”艾德拉說完,就進蘇西的房間找化妝品去了。
在艾德拉的腦海裏,另一個艾迪卻在哭泣,為他現在的樣子感到羞恥,他想:我究竟做了什麼。可是他卻不明白,這是他妻子搗的鬼。
艾德拉坐在化妝鏡前,開始修眉,她把它弄成女性的彎眉,接著往自己臉上搽粉。當然,蘇西就在一旁指導她,這似乎倒不是什麼難事,只是比平常的女人做得慢些而已。幸運的是,艾迪的皮膚比較白晰,而且鬍子也不多,所以要遮蓋也不難。把臉弄好後,艾德拉用一支淺粉色的唇膏為自己描了一個性感的嘴唇,她的指甲也搽上相似的紅色。最後她戴上一頂褐色的假髮,這樣看起來,艾德拉至少年輕了五歲,而且是個十足的女性。
“你看起來很漂亮,親愛的!”蘇西說道,然後加了一句,“艾迪回來”
瞬間,艾迪控制回他的整個身體了,可是因為穿著高跟鞋的緣做,他幾乎摔倒。“臭婊子,我要殺了你!”艾迪大叫。
“跪下來,沒用的男人!”蘇西命令道。
艾迪,這時沒辦法控制自己的身體了,跪倒在蘇西面前。“你對我做了什麼?”
“住口!”蘇打斷他的話。
艾迪發現自己根本無法抗拒這個命令,所以他停止了。
“你想知道我為什麼和怎樣做到這些的,是吧?我對你作了催眠,把這些東西灌入你的潛意識中。至少我為什麼這樣做,我早就煩透你了,早想改變了,我才不想把我辛苦掙來的錢都花在你這個無用的廢物身上。除了你的電腦之外,你還會做什麼。”蘇西說,“而且,我最討厭你的大男子主義了,你可能現在會說,每次侮辱完我後,你都會道歉,但這不夠!”
“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一定會改的!”艾迪辯道。
“你知道嗎,你現在穿著女人衣服,跪在地上求我原諒的樣子很可愛!你已經沒有第二個選擇了,不管你喜不喜歡,你都會改變了!”
“求求你,別這樣!”艾迪站起來,拉著蘇西的手臂哀求。
“夠了,我們現在去購物!”蘇西命令他。
“但我不能這樣出去,穿這身衣服就象……”
但蘇西立即打斷他的話,說:“沒用男人的家!”
於是,艾德拉再一次跪在蘇西面前。

艾迪的轉變(4)
第二部 購物之旅
蘇西決定帶艾德拉坐火車進城去,當然在她的意識裏,更想是羞辱她這個女性化的丈夫。艾德拉穿著衣裙,樣子相當嫵媚,她的腰枝挺細,顯得她有挺不錯的身材。當然她更吸引人的是,她那修長的腿,在迷你裙下更顯得性感。她走起路來一扭一擺的,甚至比真女人還誇張,這也是她招引男人目光的所在。蘇西並不在乎,因為這就是她的計畫。
在火車上,蘇西和艾德拉座位的對面是兩個男人,看起來像是粗人,他們對著艾德拉上上下下地打量。因為艾德拉明顯地一副可愛樣子,蘇西建議她對那兩個男人賣弄風情,於是場景就開始有些變化了。當一個男人開始撫摸艾德拉尼龍包裹的大腿時,蘇西找准一個機會弄潑了茶杯,於是座位上一片汙跡,於是艾德拉乾脆站起來,坐到剛才撫摸她大腿的那個男人腿上,那個男人開始撫摸她的胸部。
蘇西得意地望著這一切,好一會她才傾斜身子到艾德拉身邊,輕聲說:“艾迪回來!”。這時候艾迪正跟那個男人抱得緊緊的,進行著一個法國式的長吻──濕吻,就是舌頭絞在一起的那種,因此,艾迪極不情願地轉過身來了。
“過來,艾德拉,我想你已經做夠了!”蘇西命令道,“我們還要去購物呢!”
“是的,主人!”艾迪窘迫地回答,也就因為這樣,那個男人也沒有留意到他根本不是女孩。
離開火車時,艾迪不好意思地對蘇西說:“蘇西,這樣顯得我太墮落了!”
於是艾迪得到一記響亮的耳光。“你要稱呼我主人或者蘇珊娜主人,否則我就讓艾德拉佔據你的全部!”
“不,主人,除了這樣你怎麼做都行。她實在太女性化和麻煩了!”艾迪不安地說。
蘇西笑了,然後在他耳邊低聲說:“沒用男人的家!”之後她命令,“來吧,艾德拉,我們繼續!”
蘇西和艾德拉來到市中心和主要購物區,她們進入一家專為年輕人設計的時尚時裝屋。一進去,艾德拉立即高興起來,似乎對這些服裝欣喜若狂。她拿起一件印有鮮花圖案的黑色長裙、一件簡單樣式的粉紅迷你裙,還有兩件心形領口的絲制上衣,一件是黑色另一件是紫紅色。最後她拿起一件粉紅色的吊帶長裙,這顯然是為晚會或者正式場合用的,她配上一雙相襯的高跟鞋。
棒極了!蘇西想:讓我挑也找不出更好的選擇了,這些衣裙都那麼女性化,它們肯定會阻止艾迪再回來的!”
“過來啊,艾德拉,到更衣室去試試你挑選的衣裙吧!”蘇西命令她。
當她們進入更衣室後,在艾德拉正要換衣裙時,蘇西在她耳光又說了那個熟悉的詞:“艾迪回來!”
艾迪驚訝地望著手中的衣裙。“你為什麼讓我穿這麼女性化的衣服,蘇西……蘇珊娜主人?”艾迪立即更正了自己的話。
“但它們確實很適合你啊,寶貝!”蘇西笑著說,”現在穿上試試吧!”
“但是……但……,好吧,如果你堅持!”艾德拉顯得有些不開心。
“振作些,艾德拉,這是個命令!”蘇西說。
一瞬間,艾迪感覺到一種“強迫”的快樂充斥了他的身體。
“我在外面等你,你換好了就出來吧!”
艾迪拉上更衣室的門簾,換上了黑色的長裙和紫紅色的上衣。他猶豫了好一會才走了出來,他顯得有些緊張,朝四周望了一圈。
“嘩,艾德拉,難道你不覺得你穿上這衣服有多可愛嗎?”
“求求你,別這樣叫我,主人,這讓我覺得很窘迫!”艾迪喃喃道。
“為什麼會窘迫?艾德拉就是你,這已經沒有回頭路了!”蘇西說,“下一套衣裙!”
艾迪只好再次進入更衣室,當他拉上門簾開始更衣時,不由自主地輕輕抽泣。這次他換上一件粉紅色的迷你裙和黑色上衣,輕盈地走了出來。
蘇西拍掌笑道:“太好了,真漂亮!你幹嗎不換上你的晚裝試試!”
“求求你,主人,別這樣逼我,要我做其他任何事都行!”
“你會任何事都做的,現在你要做的就是換上那件吊帶長裙。”蘇西命令道。
“是的,蘇珊娜主人!”艾迪輕聲道。
蘇西現在得意了,她想:我從來沒想過羞辱我的丈夫是一件多開心的事。這次,艾迪已經在更衣室裏呆了挺久了,還不出來,蘇西有點不耐煩了,在門外問:“你怎麼換衣服要花這麼長時間?”
“求求你,別逼我……”艾迪有點哭音地哀求。
蘇西大聲喝斥他:“住口,快點出來,你這個沒用的娘娘腔男人!”
兩個正在更衣室裏試衣的女孩,聽到這不禁笑起來。當艾迪從更衣室出來,他的感覺是要多恥辱有恥辱。儘管他的身材顯得那麼迷人,他的臉也那麼嬌豔,但他卻低著頭,不敢望蘇西。
“你看起來太漂亮了,愛德華!”蘇西故意把他的男性名字叫得很重,這比把他狠狠踩幾腳還厲害,於是艾迪的頭更低了,兩眼望著那件蓋住腳面的拖地長裙,他大氣都不敢出。(注:艾迪是愛德華的親稱)
艾迪轉變(5)
“你看起來太漂亮了,愛德華!”蘇西故意把他的男性名字叫得很重,這比把他狠狠踩幾腳還厲害,於是艾迪的頭更低了,兩眼望著那件蓋住腳面的拖地長裙,他大氣都不敢出。(注:艾迪是愛德華的愛稱)
“好了,我們走吧!”蘇西命令。
艾迪離開更衣室時,“沒用的娘娘腔男人”這個詞已經響遍了整個時裝屋,大家都在望過來。蘇西說:“來吧,我們去付款!”
“可是……我不能穿裙子,我是個男人!”艾迪輕聲對她說。
“別說傻話了,難道你沒照鏡子嗎?”蘇西在他面前拍了一下手掌,“對於我來說,你怎麼看都不象女人啊!”
蘇西走到收款台。“我把這些衣裙買下來,給我這個女性化的男人!”
收款的女孩笑著看她們。蘇西又說:“對這位小姐說謝謝,艾德拉!”
艾迪臉上立即堆出奉承的笑臉對那女孩致意,然後又立即說:“謝謝你讓我在這裏購物,主人!”
“謝謝你的光顧,任何時候都歡迎再來!”那女孩笑得露出潔白的牙齒。
“我……”艾迪開始說,蘇西已經打斷,“當然,她一定會來的!”然後帶著艾迪離開了商店。
穿著一身女性的衣裙,艾迪覺得有些不對勁,但他自然而然的象女人一樣走路,因為那雙高跟鞋讓他沒辦法象以前那樣走路,除非他想立即摔倒。蘇西看著他,覺得很有趣,身邊這個身材迷人、長相漂亮的女人竟然是自己的丈夫。還沒走出幾步,蘇西便在艾迪的耳朵邊輕聲說“沒用男人的家”,於是艾德拉便立即回來了。
“呵,謝謝你為我買了這些漂亮的新衣裙,蘇珊娜主人!”艾德拉用一種愉快的聲音說,“我們現在可以去買一些化妝品嗎?”
“當然可以,親愛的!”蘇西回答,她知道這些東西對艾迪來說是不可能的,但在艾德拉身上卻是天經地義的。
走了五分鐘後,蘇西和艾德拉來到一家化妝品商店。一走進商店,艾德拉的眼睛就不夠了,她顯得相當雀躍和激動,開始拿起化妝品來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地看。她挑的顏色都是粉紅色、紅色和其他柔和的顏色,然後一個女售貨員向她介紹這些化妝品的用途和用法。
於是在離開的時候,艾德拉已經有了一整套的化妝品,包括唇膏、眼影、粉底、睫毛油、指甲油…,反正女人用到的都有了。而且,她還穿了耳洞,買了幾對耳環,而且還立即戴上了,她買的還有項鏈和跟晚裝相配的頭飾。
離開化妝品店,艾德拉看著手裏的購物袋,顯得很高興,在街上真轉了幾個圈,把她的迷你裙都飄起來了,這倒顯得她更加動人,再加上剛才化妝品店的女孩還幫她做了一些修飾,所以她的臉更顯得有生氣。她的舉動引來街上眾人的目光,甚至有個男人還蹲下來看她的裙底春光。蘇西也懶得提醒她,反正這正是她所希望的,相反,她對艾德拉越來越女性化的舉動感到滿意。
艾迪的轉變(6)
接著她們進了一家婦女用品商店,為艾德拉買了幾件內衣、文胸和幾對緊身絲襪。她艾德拉挑了兩套睡衣,這是極其女性化的、而且帶有鮮豔圖案和花邊的。
“我們現在要去哪裡,蘇珊娜主人?”艾德拉用一種渴望的聲音問。
“我們現在要到個朋友那兒去,就是潔西嘉主人!”蘇西回答她。
不過是十分鐘的路程,蘇西和艾德拉就來到了潔西嘉神龕店。“下午好,蘇珊娜主人!”梅麗莎對她微笑道,“潔西嘉主人在樓上,直接上去就行了!”
於是蘇西和艾德拉上了樓,潔西嘉一見她立即過來擁抱住她。
“嘿,潔西嘉,你看上去真不錯!”蘇西笑著說。
“的確不錯,我……”潔西嘉忽然停住了,“我的天啊,這是艾迪嗎?”
“確確實實是他!”蘇西回答,臉上是自豪的笑容。
潔西嘉一聲尖叫:“天啊,她變得太可愛了!”
“艾德拉,這是潔西嘉主人!”蘇西對艾德拉介紹。
艾德拉來到潔西嘉面前,併攏雙腿,象僕人一樣躬身道:“你好,潔西嘉主人,能夠認識你是我的榮幸!”
“她太可愛了,蘇西!”潔西嘉說,“你在她身上做了一件了不起的事!”
“是的!”蘇西高興地點頭,“我們剛才去購物了,我這個女男人買了幾件很可愛衣服,可漂亮了!”她轉向艾德拉,“你幹嗎不向我們展示你的新裙子呢?”
艾德拉歡快地應道:“我很樂意,主人!”
潔西嘉說:“艾德拉,你可以用後面的房間來更衣。”
在艾德拉進去更衣時,蘇西和潔西嘉開始聊天了。“我在火車上羞辱了艾迪。那時艾德拉向兩個粗魯男人賣弄風情,當我要她轉回成艾迪的時候,他正在跟一個男人抱在一起了,他們在進行一個法國式的濕吻!”蘇西笑著講述。
“噢,太不可思議了!”潔西嘉尖叫道,“這一定把他的自尊和自我給碾碎了!”
這時艾德拉走了出來,她穿著那件新買的晚裝,高跟鞋和新頭飾。她扭著胯部的動作挺誇張,長裙隨著她的動作擺動著,她臉上的表情很是高興,一副神采飛揚的樣子。
潔西嘉吹了一聲口哨,然後說:“她穿上這裙子簡直太完美了,象個十足的女人!”
艾德拉聽到她們的討論,顯得更加高興了,這時她臉上胭脂更襯出她的嫵媚,她興奮地進去再把另外的新衣換好,走出來讓她們看。艾德拉不斷地表現自己,她身上表現的完全是女性的氣質和體態,甚至連說話的語氣都是,這讓潔西嘉覺得挺驚訝,雖然她已經見識過不止一次了。
潔西嘉走到對講機前說:“梅麗莎,現在可以把店門關掉了!”她轉向蘇西和艾德拉道,“我們到下面去,看看我們還能為你的女男人找到些什麼?”
“為什麼不呢?”蘇西回應她,“來吧,艾德拉!”
於是,她們下了樓。潔西嘉來到一個架子前,看上面擺放的衣服。“我想,你這個完美的女男人可以做些家務活了!”她說著拿起一套粉紅色的傭人衣裙,還有一對相配的拉鏈式四英寸高長靴。
“噢,你說對了,這對她正合適!”蘇西說,“艾德拉,到更衣室去把這衣裙換上!”
“梅麗莎,去幫她的手吧!”潔西嘉對梅麗莎說。

艾迪的轉變(7)
幾分鐘後,艾德拉和梅麗莎再出現她們面前。蘇西說:“艾德拉,你穿上這女僕的制服看起來很可愛!”
蘇西想了一會,對艾德拉說:“睡吧,沒用的男人!”,於是艾德拉進入一種恍恍惚惚的境界裏,蘇西想進一步加強她的女人意識。
“艾德拉,你會一直穿著這女僕的衣裙,你也將被鼓勵做分配給你的任何家務活,做這些家務活將會使你的性別更明顯。只有做完家務活後,你才能夠把女僕制服脫掉。不管是艾德拉或者艾迪,如果在沒做完家務活,就想脫掉女僕制服的話,這將會給你帶來巨大的痛苦,你就會想著把你的皮膚揭下來。……醒來吧,艾德拉!”
艾德拉的眼睛忽然眨了幾下,帶著困惑回到了現實中。
“艾德拉,你今天的家務活是,在我們回到家時把家房子打掃乾淨。”蘇西躇躊了一會,用一種幸災樂禍的口氣說,“艾迪回來!”
艾迪重新回到了他的身體裏,他不由自主併攏雙腿。“我怎麼覺得那麼涼快……主人!”他立即加了一句,顯然他的意識裏已經混雜了艾德拉了。
蘇西讓他到鏡子前,艾迪扭著身子走過來,從前後看,他完全是個年輕漂亮的女人,穿著粉紅的女僕制服,制服的下面部分是一件百褶裙,一頂粉紅的帽戴在頭上,腳底是一雙高跟鞋。
“臭婊子,你給我穿了什麼?”艾迪忽然大叫起來,他完全忘了自己的角色和處境。艾迪沒注意到蘇西的聲調,只顧著把帽子扔掉,但立即就陷入了痛苦,因為他覺得自己的頭髮被扯掉了,他也不明白,當他嘗試著把裙子脫掉時,發現了一件可怕的事情,他覺得脫裙子就像是剝掉自己的皮膚一樣。“臭婊子,你做了什麼,把用膠水粘到我身上來!”
“什麼也沒有,你這女人氣的男人,其實很簡單,除非你先做完家務,才能脫掉這裙子,這樣你就不會受到這種痛苦的懲罰。而且,我已經告訴過你,這樣是十分無禮的!”蘇西大叫,朝他臉上就是狠狠一巴掌,艾迪於是倒在了地上。她又說,“沒用男人的家!”
艾德拉又回到身體,她驚恐地說:“對不起,對不起,主人,我再也不會這樣做了!”
“看看會不會!”蘇西冷冷地說。
艾德拉緊張地退到一邊,她甚至不敢整理自己的衣裙。她頭髮和衣裙淩亂的樣子,有點象個被強暴的女人,可是卻掩不過她的姿色,這倒顯得她有點楚楚動人。她並著雙腿,雙手不安地放在裙子上。
蘇西轉過身來對潔西嘉說:“明天和梅麗莎過來用晚餐,好嗎?”
“我們很樂意!”潔西嘉回答。
蘇西買下了這套女僕制服,然後叫了出租馬車,因為她們買了挺多的東西,提著走回去一定會很累。而艾德拉一路上,仍然是穿著這套新買的法國式女僕制服,不過她已經把自己的裙子全部整理好了,連假髮也重新紮好了。
一回到家,艾德拉立即就問:“主人,我現在收拾房子好嗎?”
“你先把這些東西放好,然後開始收拾屋子。你完成後,再把你的僕人裙子換掉,穿上今天新買的內衣和睡衣,再回到房間。”
兩個小時後,艾德拉出現在臥室,她穿著性感的絲質內衣,蕾絲內褲和粉紅色的睡衣,而那雙高跟鞋仍然在套在腳上。她走向蘇西,問:“主人,需要我為你服務嗎?”
“是的,做吧!”蘇西說。
艾德拉把蘇西的內褲輕手脫了下來,然後把頭抻進她的裙子裏,她開始為蘇西口交。艾德拉一定開始熱了,她精力那麼旺盛--蘇西想。她腦海裏剛有這個想法,她的下身就似乎受到更猛烈的衝擊,因為艾德拉的舌頭動得厲害。
“艾德拉,你可以上啊!”蘇西說。可是,也許因為是做女人後的第一次房事,艾德拉竟然沒有辦法抑制自己的衝動,一陣顫抖,她已經在自己的內褲裏射了。
蘇西有些生氣。“艾德拉,你弄髒自己的內褲了,立即把它清潔乾淨!”
艾德拉滿臉羞愧,她捂著自己的下身,起來準備到洗手間去清洗。
“我沒說你可以離開,用你的嘴巴把它舔乾淨!”
在命令之下,艾德拉沒敢有什麼猶豫,她脫下內褲,低頭去把裏面的精液舔乾淨。最後她露出一個開心的表情,伸出舌頭把嘴巴周圍的殘餘物都掃乾淨了。
蘇西見她完成了,就說:“艾迪回來!”
艾迪的眼睛轉了好幾圈,想不明白剛才做的事,而且他的嘴巴還有精液的味道,這是他聞得出的。“噢,天啊,我真的這樣做了嗎?”
“我只是想看看你的反應!”蘇西說,“怎麼都好,我告訴你,明天潔西嘉和梅麗莎來這裏用晚餐,你要穿上你的新晚裝長裙,化個漂亮的妝,扮演女主人的角色!”
艾迪發出痛苦的低吟,顯然他在跟艾德拉鬥爭。
蘇西又說:“沒用男人的家!”
艾迪的轉變(8)
第三部 艾迪的錄影
第二天早上,蘇西把艾德拉叫醒,告訴她今天的安排。“艾德拉,你要穿上僕人的衣裙清潔房間,做完後,你要準備今晚六點鐘的晚餐。在晚餐開始前,你記得換上你的晚裝長裙,新鞋子和戴上你的頭飾。”
“好的,蘇珊娜主人!”艾德拉回答她。然後她到自己的衣櫥裏,找出那件粉紅色的女僕制服換上了。
蘇西則到客廳,坐下來悠閒地看電視,這是她幾年來很少可以這麼做的。她想這對自己很好,早就應該這麼做了。艾德拉按照說好的,換上了她那件粉紅色的吊帶長裙,精心打扮了自己,也戴好了頭飾。
六點鐘到了,門鈴響了,艾德拉來開了門。她化的妝極其魅力,看起來相當迷人。
潔西嘉望著她,發現她化的妝相當不錯,看起來很迷人,而且穿上了長裙,更顯得成熟而有魅力。她笑著道:“請帶我們進去吧,艾德拉!”
艾德拉微笑著:“請跟我來,潔西嘉主人!”
蘇西和潔西嘉擁抱後,隨著艾德拉來到餐桌前。桌上擺了四隻碟子,一盤烤雞和幾盤蔬菜。而艾德拉正象女主人一樣,不時為她們添酒和遞調料。
晚餐結束後,蘇西低聲跟潔西嘉說話,而潔西嘉聽後只是笑。蘇西則轉向艾德拉說:“艾迪回來!”
潔西嘉對梅麗莎說:“梅麗莎,你怎麼不去幫艾德拉梳洗打扮一下呢!”
在梅麗莎起身之前,潔西嘉在她耳邊低語了幾句,梅麗莎也微笑起來。
艾迪極不情願地跟著梅麗莎上樓,進了他的臥室。但是,他走路的動作還是自然流露出女人的姿態來,或許這時候他已經分不清幾時是男幾是女了。
“我在艾德拉的房間裏裝了部攝像機,想找准機會拍下一個號外,這樣我就可以控制我這個娘娘腔的丈夫了。”蘇西笑著說,“我們可以到客廳來看的!”
潔西嘉驚訝地跟她來到了客廳,拉上了窗簾,打開電視調對頻道,開始觀看艾德房間裏發生的事。
梅麗莎為艾迪除下頭飾,開始幫他脫掉長裙,她不放棄任何機會,用她的手在艾迪女性化的身體上撫過。最後,梅麗莎開始為艾迪脫下連身絲襪了,將他的雄性器官釋放出來。這一切做完後,梅麗莎在艾迪耳邊說了幾句,於是艾迪的臉上立即變得陰沉發黑,這持續了幾分鐘。
接著,梅麗莎蹲下來,開始吮吸艾迪的小弟,這令艾迪變得激動起來,他的身體不停地抖動,甚至發出低聲的呼叫。可是,梅麗莎忽然想到什麼,有些不情願地停下動作,把艾迪的小弟拿出來,然後把艾迪的身體轉過來。艾迪還搞不清楚是怎麼回事,忽然感覺自己的後門一陣清涼,梅麗莎似乎在為他擦什麼液體,他還沒反應過來,梅麗莎已經將自己的大號炮塞進他的後庭。艾迪痛得大叫一聲,但他很快就享受到了樂趣,感覺到後面的炮象水泵一樣進進出出,沒多久就到了高潮。也許是有種默契,他們不想就這樣射,於是兩改變了姿勢,變成了69式的做愛,互相把自己的小弟放入對方的口中,然後沒多久就不約而同射入對方嘴巴裏,他們都把對方的精液吞了下去。
在艾迪的意識又回來的時候,他的男性自我自利的意識卻粉碎了,他發現自己竟然沉醉在與另一個從做愛的樂趣裏,雖然是女性化,但是做艾迪還是艾德拉,他覺得已經沒有必要去分清了。
蘇西和潔西嘉走進了房間,看著她們的女性化的男人。“怎麼樣,艾迪,你覺得怎麼樣?”蘇西一邊走向那部隱藏的攝像機一邊笑。“你看到了,我已經把你和梅麗莎做的事完完全全錄下來了,如果你違抗我,我就把它放給周圍你認識的每個人看,你這一生就完了!”
“沒用男人的家!”蘇西說,於是艾德拉又出現在面前。
蘇西繼續說道:“艾德拉,明天開始履行你的職責吧。你要每天早上六點鐘起床,化好妝,戴好假髮,穿上你的女僕制服。你要做早餐並送到我床頭,這些都做好後,你就要遵從我的要求做其他事。聽清楚沒有?”
“清楚了,蘇珊娜主人!”艾德拉回答。
艾迪的轉變(9)
第四部
早上,當艾德拉把早餐端給蘇西的時候,蘇西告訴她:“艾德拉,把那本夜總會的目錄遞給我。你今天要作的事,是把衣服洗乾淨後再燙好!”
“是的,主人!”艾德拉回答後離開了。
蘇西開始穿衣服的時候,艾德拉已經開始做家務了,蘇西帶上目錄準備去上班了。“艾德拉,你把這些活做完後,就出去買東西吧。客廳上有一張信用卡,是用你的名字開的,你拿去用吧!”
“好的,主人!”
在上班的中間,蘇西翻閱這本目錄,尋找一些適合艾德拉的衣服。她有一個主意,決定要對艾迪做最後的羞辱。
下班回家,艾德拉為她開門並問好,這是以前從來沒有過的,當然是指艾迪做男人時沒有做過的。艾德拉穿著那件新買的黑色長裙,配紫紅色的上衣,臉上化了稍濃的妝,顯得比較豔麗,她一直束著的腰也開始顯得優美的曲線來了。她象個迎接丈夫下班的女人一樣,拉過蘇西的手袋。
“艾德拉,跟我到房間裏來!”
艾德拉把大門關上後,跟蘇西走進了房間。
“艾迪回來!”蘇西突然說道。
艾迪傷心地抱怨:“你還要做什麼,主人,難道你羞辱我還不夠?”
“你還不住口,為什麼你沒有拿艾德拉的信用卡出去購物?”
艾迪問:“為什麼你要我用這張卡去買呢?”
“你要去買多幾件新衣服,你不能只輪流穿著這三套衣裙過日子!”蘇西笑著說,“我要出去幾個小時,你自己做好這件事吧!”但在走出家門之前,她又轉回來在艾迪的耳邊低語幾句。
就象那次梅麗莎說話的效果一樣,艾迪的臉色立即變得發黑,顯然他接收到一些不太好的資訊了。一離開家,蘇西就吃吃地笑:“他一定想,這次肯定能買到一些男裝回來了,等看到衣服送到他就會知道了!”
艾迪想,這次蘇西是犯了錯誤了。“愚蠢的母牛!”他狠狠地說,“我現在可以買幾件男人的衣服回來了!”
艾迪拿起目錄翻了幾下,然後拿起電話。這衣服和裙令他很難受,他決定盡可能快的買到衣服。
“你好,我能為你做些什麼?”這是一把相同的男性聲音,就是上次艾迪電話訂購不成的那次。
“嘿,早兩天我打過電話來,當時是因為我妻子把我的衣服扔掉了!”
“呵,我記得你,沒有衣服你是怎麼應付過去的?”
“剛好熬過去了,我現在有張有效的信用卡,請你盡可能快地送衣服過來,我等著急用!”艾迪把信用卡號報了過去。
“是的,你的卡是有效的,你需要什麼呢?”
於是,艾迪告訴對方自己需要什麼。他想:現在我可以儘快逃跑,如果這臭婊子不馬上回來的話。
蘇西大概在晚餐前回來了,她看到艾迪正在做晚餐,出於某種原因,蘇西沒有把他變回艾德拉。“艾迪,這裏有個包裹是給你的!”蘇西笑著說道,“你幹嗎不打開它呢?”
想著裏面是些男人衣服,艾迪有些躇躊,因為他不想讓蘇西看到。可是打開後,他拿出的五件衣服,沒有一件是他電話裏要要的。第一套是小號的紅色無袖天鵝絨連身短裙,而且是件露背裝;第二套是黑色的短袖連身短裙。第三件是白色無袖束腰上衣配一件深藍色的迷你裙;第四是紅色的V型領上衣和黑色棉質蕾絲邊短裙;最後一套是深紅色V領上衣和白色的網球裙,還有一件帶花邊的黑色毛衣。另外還有一雙粉紅色的運動鞋,和一雙黑色的硬皮鞋,鞋跟都兩英寸高。

艾迪的轉變(10)
艾迪驚訝地看著眼前的東西。“不是你訂的東西吧,也許你訂的是男裝吧!”蘇西裝作詢問的樣子,可是她暗裏老是想笑。“你看到了,我只不過在臨走時給你一點催眠似的暗示,當你按目錄購買的時候,你就會令自己改變要男性衣服而選擇女性衣服。但你根本不會知道你訂了什麼東西,直到送貨來為止。”蘇西吃吃地笑著,“我可以想像得到,當你告訴店員你多失望,因為你收到的是女裝而不是男裝!”然後蘇西又說了那個魔術般的詞語:“沒用男人的家!”
於是艾德拉馬上給了蘇西一個熱烈的擁抱。“謝謝你給我的新衣服,蘇珊娜主人,它們太漂亮了。我想我應該馬上去試試新衣!”說完,艾德拉拿起她的新衣和鞋子上樓試裝去了。
艾德拉上了樓,電話就響了,蘇西拿起電話。“你好,我是蘇西科爾!”
“你好蘇西,我是潔西嘉。我只是打電話來問問,你的女男人怎麼樣了?”
“還不錯,潔西嘉。我設計了一個小圈套給他,他現在做得比我預期的好。你何不過來看看這個結果呢?”
“我都等不及了,我馬上過來!”潔西嘉興奮的說。
蘇西掛掉電話後,上樓進了艾德拉的房間。“艾德拉,潔西嘉主人要過來看你。等一下開個小時裝展示會,你穿上你的新衣服吧,不過把那套紅色的留最後穿。”
“好的,蘇珊娜主人!”艾德拉回答。
蘇西下樓前,在艾德拉耳邊說了一句:“艾迪回來!現在只有訂這些新裝的艾迪在了,我想你來展示這些新衣一定很漂亮!”
說完蘇西也不等看艾迪的反應,就轉身離開下樓去了。不用等多久,她就等到了潔西嘉。
“艾德拉在哪兒?”潔西嘉笑著問,顯得有些迫不急待。
“她正在準備,你跟我來客廳吧!”
她們在客廳坐下後開始交談。“我想對艾迪來說,這些改變是挺好的,特別是現在要穿上他自己訂的新裙子!”
“他自己訂的?”潔西嘉睜大眼睛問。
“是啊!我給艾德拉一張信用卡去買東西,我告訴他她的衣櫥挺空的,應該添置幾件衣服。然後我對他說我要出去幾個小時,臨走我給他一些暗示,這令他以為自己是買男裝的時候,而實際卻買了女裝,但他的記憶裏只記得自己買了男裝。剛才他以為速遞來的包裹裏一定都是男裝衣服,可惜你沒看到,他見到裏都是女裝時臉上的表情!”蘇西說著說著笑起來。
“你告訴他買了什麼嗎?”
“不,我讓他自己做,這結果太好笑了。他選擇衣服時,當作自己是艾德拉來做了,可是他的記憶裏根本沒有這點!”蘇西好不容易才忍住笑。
她們剛說到這裏,艾迪從樓上下來了,他穿著紅色的V型領上衣和黑色棉質蕾絲邊短裙,慢慢地走近她們,這次沒有誇張扭腰了,而他的臉因為窘迫而紅得厲害。艾迪輕聲地問:“你看我這樣還可以吧,蘇珊娜主人!”
“這穿上這件上衣和裙子可愛極了!”蘇西轉過來,“潔西嘉,你同意嗎?”
“完全是!”潔西嘉說著,拿出照相機為艾迪照了像。
“親愛的,現在換下一套衣服吧!”蘇西說。
艾迪的轉變(11)
艾迪離開更衣去了,潔西嘉繼續著剛才的話題。“蘇西,她是艾迪時有什麼麻煩嗎?”
“自從昨天那個詭計和今天這個訂貨圈套後,他沒事!”蘇西滿意地點點頭,“她現在平靜了,你開始對付梅麗莎的時候是什麼情形呢?”
“很困難,直到我給她服用荷爾蒙後,她才開始平靜下來,現在她的相貌長得挺不錯的!”潔西嘉說。
“不可思議,我從來沒想過可以這樣,他們要這樣改變會不會很困難?”
“也不是特別困難,如果你真想做的話,我可以用不同的方式和進度。”
“是的!”蘇西點點頭,“多快能夠見效?”
“一個月後就會有個明顯的變化了!”
蘇西覺得不錯。“太棒了,我做。你幾時能給我荷爾蒙?”
“我店裏還有一些,是為特殊顧客準備的。我明天就可以拿給你!”
“好極了,我應該付多少錢?”
潔西嘉想了一會說,“你可以等艾德拉的結果出現後,再一起結算!”
“謝謝你,你可以明天拿到我辦公室來嗎?”
“沒問題!”
她們側過身來,就看見艾走過來了。潔西嘉笑著說:“哈,艾迪過來,讓我們看看你的新衣裙!”
艾迪走了過來,他穿著紅色V領襯衣,下面是白色的網球裙,外面是有花邊的黑色毛衣,腳上穿的是粉紅的運動鞋。“擺些姿勢,艾迪!”潔西嘉忍住笑,然後拍了好幾張相片。
艾迪歎了一口氣,按女人的動作擺了幾個姿勢,最後把手放在臀部,側著身子,接著臉上出現一個憤怒的表情。“女士們,這樣已經夠了!”
蘇西提高聲音對他道:“你又失控了,如果再發生這樣的樣,你會很難過的!現在去換另一套衣服,記住要象個淑女一樣。”
看艾迪垂著頭走開了,蘇西和潔西嘉笑了。“我太高興了,蘇西,幸好我過來了。自從把梅麗莎女性化後,我都沒有這麼高興過了。”
“我真希望我也看到梅麗莎的改變!”蘇西說,”但我想說,他一定比艾迪要麻煩一些,對嗎?”
“你說對了!”潔西嘉笑起來,“但我挺好奇的,你用什麼方法來懲罰艾迪的?”
“把錄影帶曝光給他的家人和朋友,最後他沒辦法做艾迪了,只能做艾德拉!”
艾迪走了過來,樣子倒不象偷聽到她們的談話。這次他穿著白色無袖束腰上衣,下面是深藍色迷你裙,腳下是3英寸的高跟鞋。艾迪抱住雙手,一副楚楚動人的樣子,當然這楚楚是痛楚而已。潔西嘉又為他照了幾張相片。在這個時候,艾迪終於意識到,這就是他的新生活了。
“艾迪,如果你不振作些,我就要懲罰你了,這是最後的警告!”蘇西嚴厲地說。
艾迪努力使自己開心些,可以他失敗,因為的他的樣子挺痛苦的,然後他慢慢地走出了房間。
蘇西對潔西嘉抱怨道:“你看,如果他不繼續下去,我就要讓他徹底曝光,把他打入地獄!”
“也許真的看到結局會很有趣!”
蘇西問:“你有沒有把梅麗莎的事情捅出去過?”
“沒有,我沒有這樣做,我認為沒有這個必要!”
聽到艾迪走下樓的聲音,蘇西和潔西嘉停止了交談,等待這個女男人進來。蘇西咕噥一句:“這是艾迪的最後機會了!”
艾迪的轉變(12)
艾迪走了進來,他穿著黑色的短袖連身裙,這裙子挺短,在膝蓋以上,顯出他修長的大腿,當然在褲襪包裹下,是很吸引人。他腳穿2英寸的高跟鞋。這次他的表情和動作有了較大的改變,連走路的動作也刻意是女性化的,甚至還補了妝,顯然他有一種愧意。
“你把握機會了,女男人,對你的懲罰已經取消。但下次仍有可能處罰你可能,而且你無法知道是什麼懲罰!”蘇西說,”現在回去更換最後一套吧!”
艾迪紅著臉回去了,蘇西對潔西嘉說,“真是該死,無論如何我都要堅持做下去!”
在艾迪卅艾德拉的房間裏,艾迪咕噥著,“哼,她到底要我做什麼?她為什麼要我象模特一樣在她朋友面前展示?”
艾迪歎了一口氣,放棄了抵抗。他拿出那件紅色的天鵝絨連身短裙,想,我一定要說服蘇西不要懲罰我,我要盡可能做得好一些。
他穿上了裙子,把扣位扣緊了,他在鏡子前檢查,當然最主要的是後面露了半個背出來。他很驚訝,因為鏡子裏的人是那麼迷人,猩紅的嘴唇,彎彎的眉,細細的腰,外露的大腿和背顯得那麼性感。這是我以前最喜歡看到的女人啊!艾迪想,難道我真的那麼討厭做女人嗎?
從樓梯傳來蘇西的聲音“快點,女男人,我們在等呢!”
艾迪立即應道:“立即來了,蘇珊娜主人!”
……嗯,這樣我沒辦法戴上文胸了。艾迪想,於是他把文胸摘了下來,這下子,那膠水粘住的乳房沒有了束縛。他把乳房的位置調好了,於是從正面看,可以看到漂亮的乳溝了。天啊,我以前最喜歡看女人這個地方了,艾迪咽了兩下,沒想到現在我也要被別人看了。
蘇西和潔西嘉看著艾迪走過來,都睜大了眼睛。蘇西本來還想罵他兩句的,這時聲音居然變得很溫柔。“你看,這是她最後一套!”
艾迪來了個深呼吸,他知道自己要做的是什麼。他按照模特的腳步走進房間,那大腿似乎像是無遮無掩一般。伴著性感的胯步扭動,那胸似乎想衝破束縛,一雙眼睛一下子變得水汪汪的,誘人得很,臉上的笑容也許任何男人都難以抵擋。來到兩個主人面前,他停了下來,雙手擺放在臀部,做出一副輕撫的動作,還保持著迷人的微笑。
潔西嘉楞了好一會才說:“蘇西,如果我是男人,我第一樣要做的就是,上去把她的裙子撕爛,然後狠狠地幹她!”
蘇西也楞楞地。“我沒想過會有這樣的效果!”
“蘇西,我看到你要的效果了,她穿上這裙子簡直沒得說!”
艾迪的臉紅樸樸的,或許這時候不該說“他”了,而是“她”。
“的確!”蘇西說完對著艾迪道,“你也看到了,只要你把你的思維放入艾迪的腦海中,你能做到許多事!”
“是的,我明白,主人!我會一直扮演這個角色的!”艾迪說首,注意到攝像機正在對著他作記錄。
蘇西見他望著攝像機,便說:“艾迪,我只是製作一些家庭錄影而已,是關於我的女性化丈夫!”
“主人,因為我剛才的表演不好,你還是要懲罰我嗎?”艾迪問。
“我現在還說不準,我也沒決定。但現在給再表演一次,我可以不懲罰你!”蘇西接著說,“現在,沒用男人的家!”
這個詞令艾德拉重新控制了身體。
“艾德拉,我要你換上你的僕人衣裙,然後服侍我和潔西嘉主人!”
“是的,主人!”艾德拉回答後轉身離開了房間。
潔西嘉大聲道:“我真不明白你,蘇西,但我真的很享受剛才的表演。你懲罰還是不懲罰艾迪?”
“當然要懲罰,我剛才不過是讓他安靜一些,這都是虛假的資訊而已。當他看到那張紙後,他就會完成的!”

艾迪的轉變(13)
第五部 全面曝光
第二天上班的時候,潔西嘉來到蘇西的辦公室。“這是你要的荷爾蒙,我把它裝進膠囊裏。你給艾迪服用的時候,對他說是維他命就行了,這樣他就沒有理由拒絕了。”
“好主意,潔西嘉。我不想讓他知道,不過他知道的時候就已經遲了,這將會遏制艾迪回來,而且艾德拉將享受這個轉變的!”
潔西嘉問:“你沒有多想些,打算怎樣讓她曝光?”
“讓艾迪在城裏有相當的知名度,我想可以在報紙上登出這個故事。”蘇西說,“事實上,我想那些小報記者一定有興趣寫艾迪的!”
“好極了,你打算怎麼做呢?”
“我有幾個聯繫方法,我可以在租用禮堂,找一些小報和八卦雜誌的記者來,讓他們從各種角度來寫。我把艾迪變成艾德拉後,我還可以向他們展示,艾迪穿上裙子後那玲瓏的曲線,然後公佈艾迪的錄影和相片。當他們看完這些後,我把把艾德拉變為艾迪,來讓他們對比。”
“你真是個天才!”潔西嘉讚歎。
“當然,這樣一來,我可以讓城裏都有人都知道艾迪的小秘密了!”蘇西一副心滿意足的樣子。
第二個星期六,蘇西按計劃租了禮堂,在大銀幕後面,艾德拉等待著事情的發生,當然她根本不知道,但她穿得相當漂亮。蘇西擺放了一台大電視機和一台錄像機。不過是十分鐘的時間,報紙、雜誌的記者和其他一些市民便進來了。面對著吵嚷的人,蘇西說:“如果你們都坐下來,我就要開始了!”
蘇西和潔西嘉低語了幾句,開始對記者說話了:“就在兩個星期前,我丈夫艾迪,你們其中有些人認識的,他是本地有名的‘男性至上豬’。”
人群中發出笑聲。蘇西繼續說:“他已經連續一年不工作了,除了吃飯睡覺只會花錢,但就是不幹活。三個星期前他拿了我好多錢去買電腦,就是方便他上網去看成人網頁。我想了好久,終於做了決定,艾迪需要改變!”蘇西稍一停頓又繼續了,“現在向大家介紹艾德拉!”
艾德拉從大電視後面走出來,她穿著一件紅色低胸露背連身裙,走過來時鞋子發出響鈴聲,象時髦女郎的新飾品一樣。她穿著一對4英寸的高跟鞋,簡直就像是掂著腳尖走過來的,她的指甲塗成櫻桃紅。她戴站褐色的短假髮,化的妝相當精緻,活脫脫一個性感尤物。不管怎麼看,艾德拉都是個標準的漂亮女人,沒有絲毫男人的痕跡。
蘇西繼續介紹。“艾德拉曾經是我的丈夫艾迪,至少在我使他女性化之前是的。有許多理由來促使我做決定,便最主要的原因是,他的性格趨向女人。我對催眠後,在他的潛意識裏灌輸了一些東西,她現在遵從我的命令,會順從所有真女人。”
會場一下子炸開了,人們議論紛紛,有的人上來看艾德拉的構造,有人她的臉左右看,有想探頭進她的乳溝,就差沒人去掀起她的裙子了。記者問:“我們怎麼知道這是真的艾迪,她的聲音和動作都是完全的女性化,你要這麼說,必須有確實的證據才行!”
“我現在就向你展示!”蘇西轉向艾德拉,“艾德拉,請把電視和錄像機打開!”
“是的,蘇珊娜主人!”艾德拉回答後,過去打開了電視。
記者問:“你能夠把她變回艾迪嗎?”
“當然可以,我用兩句簡單的詞語,就像是一個開頭一樣,就很容易地讓艾德拉和艾迪轉變過來。如果進一點加強她的意識,在催眠後灌輸就可以了。”蘇西介紹,“艾德拉從上個星期開始服用荷爾蒙,現在進程不錯,大概三個月後,她的相貌和身形將完全是女人的了!”
蘇西走到錄影機前,開始放映前些天艾德拉展示新裝的錄像。放完後,蘇西又對記者說:“這段錄影後,我讓艾迪重新控制回自己的身體。”
“你是說這裏提的是你在懲罰他!”記者發問。
“是的,艾迪曾經乞求我不要公開他的秘密,我要城裏的所有人都知道他現在的境況,是一個順從的變裝奴隸。”蘇西解釋。
“這原來只是個開始,接著呢?”
“是的,第二部錄影是要阻止他的變化。我將用電腦來播放這個片斷,為了保護另一個人,我把這個人臉遮住了。不過,首先我認為艾迪也應該看這部片。”
蘇西走到艾德拉身邊輕輕說了一聲。“艾迪回來!”於是艾迪回到了自己身體。
“艾迪,坐下!”蘇西命令。
“是的,主人!”艾迪用他平常的聲音說。
“我的天啊,這真的是他,我要把它登在我的頭版!”報社編輯尖叫了一聲。
艾迪覺得束手無策了,或者自己已經死了吧。
在電視裏,艾迪和梅麗莎出現了。現場一征寂靜,大家都在觀看艾迪在和另外一個變裝女人做愛。這引起了極大的轟動,眾人的目光再交對準了艾迪卅艾德拉,甚至有人叫囂:“把裙子脫下來讓我們看看!”“他真的很象女人啊,怪不得他喜歡跟男人來!”
記者們走的時候,都跟蘇西說好將以艾迪變成艾德拉來刊登這個故事。一直安靜坐著的艾迪,這時候開始哭泣起來。蘇西走過來:“別哭了,你這個娘娘腔的男人,你的妝都弄掉了!”她大聲斥責,然後朝他臉上就是一記耳光。
“你毀了我的一生了,難道你不知道嗎?”艾迪哭著說。
“當然,現在你除了做艾德拉,已經別無選擇了!”
艾迪恨恨地說:“剛才你為什麼不讓我一直做艾德拉?”
“別試探我,不管怎麼樣,我要你記住今天的事,而且現在……沒用男人的家!”
艾德拉立即恢復了控制,輕輕試著眼淚。“很對不起,蘇珊娜主人!”
“好的!”蘇西想了一會,又說,“睡吧,沒用的男人!”
艾德拉恍惚起來,蘇西開始說:
“我在對艾迪說話,你將不察覺到任何身體上的轉變,除非我提出給你。你現在醒來吧!”
艾迪的轉變(14)
第六部 新的開始
三個月過去了,艾迪再沒有重新回到自己的身體裏。艾德拉的變化挺大,她不再穿著束腰背心,也不用粘著假乳了。歸功於荷爾蒙,她有了一個誘人的葫蘆型身材,用的是C杯的文胸。自從報紙大肆報導她的故事後,城裏的每個人都認識她了,甚至連她的購物規律都知道了。
潔西嘉問:“嘿,進展如何?”
蘇西回答:“挺好,我想她已經完全當自己是艾德拉了,她的身體已經全部變成一個女人了,艾迪不會再出現了!”
潔西嘉興奮地說:“我帶著相機過來。”
十分鐘後,蘇西等到了她。潔西嘉說:“從我最後見到艾德拉,到現在已經有三個月了,她變成什麼樣子了?”
“等一會就見到了!”蘇西剛說完,艾德拉正好走進來了。
潔西嘉情不自禁地吹了一口哨。“她已經完全改變了,不是嗎?”
“是的,沒有義乳和束身衣了,那些都是她自己的曲線!”蘇西說。
“還有她自己的頭髮,我看到了!”潔西嘉觀察到了。
“是啊,她現在只在壞天氣才戴假髮。她動了手術,把喉結作了修飾,這能讓她的聲音更象個真正的女人。”蘇西轉向艾德拉,說,“艾迪回來!”
艾迪恢復了控制。“主人,你為什麼扔下我那麼久?”
“這樣你就不會因為意外而混了!”蘇西笑著。
“你說什麼意外?”艾迪問,沒有注意到自己的聲音比平時尖了。
“聽聽你自己的聲音吧!”
艾迪認真地聽了自己的聲音。“天啊,你對我的聲音動了什麼?”他用一把女性的聲音問。
“這不是全部,脫掉衣裙站到鏡子前!”蘇西命令道。
“可是……”艾迪顯得有些為難。
“我說脫…掉!”
艾迪只好脫掉了衣裙,站到鏡子前,裏面是個年輕漂亮的女人,有一個十分優美的曲線,該凸則凸,該凹則凹。他忽然有個想法,想到自己以前叫的妓女,他常喜歡讓她們脫掉衣裙站在自己面前,然後仔細看和撫摸她們身體的曲線。可是,他現在居然想撫摸自己的身體。
“現在把裙子穿上吧!”
艾迪把衣裙穿上了。蘇西說,“你看到了,現在艾迪科爾已經不存在了,存在的是艾德拉科爾。你的生活已經消失了,甚至你的家人都不承認,你現在是否想成為艾德拉?”
“不,我想要回以前的生活!”艾迪謹慎地說。
“很抱歉,不會發生的。…睡吧,沒用的男人!”
蘇西開始對艾德拉灌輸意識了:“當我下一次把你變成艾德拉時,你以後將永遠不會再成為艾迪,那句讓變成艾迪的詞語將會失效。你永遠都是艾德拉,我順從的女性化奴隸。現在你醒來吧!”
艾迪醒了過來,迷惑地問:“你剛才做了什麼?”
“下次我叫你變成艾德拉時,將是最後一次了,因為艾迪將會消失,而只有艾德拉在,永遠,永遠!”蘇西一副得意地樣子。
艾迪不顧一切地沖向蘇西。“沒用男人的家!”可是蘇西已經說了。
艾迪消失了,只有艾德拉站在這裏。如果真有艾迪的話,她只能在艾德拉的身體裏哭泣了。她已經適應了女人的生活,也習慣了每天給自己化妝,給自己穿著漂亮的衣裙。
(全篇完)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