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淫虐岛

作者:as123df654
字数:10596
第一章 入学
徐青缓缓的睁开眼,眼前是白色的天花板。他赤身裸体,手脚张开成大字,被拘束在一个奇怪的仪器上:“奇怪,这是什么地方……难道我被绑架了?”
作为一个权二代,身边自然少不了保镖。但徐青寻欢作乐的时候,可不喜欢保镖在旁边观看。因此,就悲剧了。
门无声无息的滑开,走进来一个少女。徐青转头看去,只见少女柳眉细弯,眼眸迷离,雪白的瓜子脸上带着几许红晕,樱色的粉唇轻轻抿住,带出一丝诱惑。
真是个绝色小美人,徐青玩过许多明星嫩模,但和眼前的少女一比,就显得容貌鄙陋了。
少女穿着一件白底黑边的女仆服,手上戴着白色丝质长手套,她的裙摆很短,刚刚遮住臀部,裙下露出一双笔直纤美的玉腿。
黑色渔网丝袜紧贴住少女的大腿,把笔直圆润的玉腿裹得更加纤美。配合脚上的紫色高跟鞋,看上去极为性感。
少女白皙的玉颈上紧扣着一个青色的金属项圈,项圈前面有个金色扣环,吊着一个铭牌,上面刻着:美人侍桃夭。她的腰间别着一只黑色皮鞭,露出一种淫虐的气息。
“这个美女是SM俱乐部的服务员吗?长得还真是可爱啊”。
徐青色心一起,也忘了身处险境,调笑道:“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有联系电话吗?”。
桃夭楞了一下,才娇笑道:“呆子,你还有心情调戏美女”。
徐青摇头晃脑的吟道:“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桃夭掩嘴轻笑了几下,道:“油嘴滑舌,看来要先给你清洗一下”。
桃夭在旁边的操作台上按了几下,徐青就被移动到一个透明的圆筒中。双手双脚被金属环拉开,圆筒壁上喷出许多水柱,冲洗他的身体。
徐青吓了一跳,叫道:“你要干什么?”。
桃夭笑吟吟道:“给你清洗啊”。
这时,圆筒中伸出许多机械手臂,拿着海绵刷子擦洗徐青的身体。水中可能加入了沐浴液,海绵擦过,徐青的身体起了许多泡沫。
徐青感觉下身一阵酥痒,低头一看,黑乎乎的阴毛不断脱落。一会,下身就变得光溜溜了。
“我警告你,快把我放出来”。徐青暴跳如雷,感觉自尊已经飘走了。
几分钟后,徐青除了头发和眉毛,全身体毛都脱落下来,肌肤也变得白皙光滑。
这时,金属环移动位置,把徐青拘束成一个n型,他弯着腰,屁股高高翘起。
一根金属圆管对准徐青的肛门,一边喷水,一边插了进去。圆管很细,前端很光滑,在水的润滑下,很轻松就插进了徐青的肛门。
徐青肛门被一个冰冷坚硬的圆管插入,让他深感屈辱。他挣扎起来,大骂道:“混蛋,赶快放开我。你们知道我爹是谁吗?”。
桃夭好笑的看着这个英俊的男孩,真是个二世祖:“省点力气吧,以后再哭泣也不迟”。
徐青的肠道很快就灌满了温水,圆管快速的旋转起来,带动肠道的温水旋转,不断冲洗直肠的皱褶。然后,圆管把脏水洗干净。又开始灌肠。
这个过程重复了几次,直到吸出的温水检测不到污染物,才停止了灌肠。
在这个过程中,一种奇异的刺激从直肠扩散开,徐青的阴茎竟然硬了起来。他又羞又愧,不敢抬头。
桃夭看了一下控制台,暗道:“身体已经清洗干净了,那就开始肉体改造吧”。
徐青站在圆筒中,双手双脚拉开成大字型。口中,尿道,肛门都插入了一根圆管。
圆筒开始注入绿色的液体,液面逐渐上升,渐渐淹没了徐青的身体。
“难道我要淹死了?”。
圆筒中突然传来少女的声音:“液体中可以呼吸”。
徐青已经憋不住了,只好试着呼吸了一下。这个液体不知是什么,徐青刚开始呛了几下,等肺部适应之后,窒息感就消除了。
“注入纳米机器人,进行身体改造”。
一股金色的液体注入圆筒,好像游鱼一样,渐渐聚集在徐青身体周围。徐青的口腔,尿道,肛门都被插入了粗细不等的圆管,纳米机器人通过圆管,进入徐青的体内,开始进行DNA替换。
少女笑道:“小帅哥,一月后再见了”。
圆筒内光线暗淡下来,进入黑暗之中。
“这是怎么回事啊?”。
徐青莫名其妙,又是羞辱又是害怕,嚣张气焰不知不觉就消失了。
黑暗寂静中,不知时间的流逝,不知过了多久,他渐渐饿了。
一个金属声音突然响起:“喂食开始”。
口中的圆管开始灌入流食,开始的时候,徐青没注意,把流食吸入气管,呛得他很难受。
后来,徐青学聪明了,控制喉咙与舌头,将圆管吞咽到气管深处,并用喉肉夹紧圆管,避免流食灌进气管。
每次灌食要持续15分钟,一天有6次。每次徐青都要努力吞入圆管,用喉肉夹紧。
灌食之后,徐青的舌头和喉肉总是酸胀不已,但他也渐渐适应了喉中插入异物的感觉。
这种灌食,可以训练徐青喉咙对异物的反应,尤其是管状或柱状的异物。
形成条件反射之后,异物插进徐青的深喉,他就会自动吞咽,裹紧异物。
每天灌的是流食,水分很多,徐青的膀胱渐渐鼓胀起来。
“天啊,放我出去,我要上厕所”。
徐青憋得很难受,叫了半天,却根本没人理会。只有一个金属的提示音:“夹紧直肠里面的圆管”。
无可奈何之下,徐青只能照办,用力夹紧了直肠。肛门里面的圆管变成一根金属阴茎,慢慢的抽动起来。
“不要,不要啊”。
肛门被金属阴茎抽插的感觉,让徐青毛骨悚然,仿佛正在被人鸡奸。
平生只喜欢美女,不喜欢男人的徐大少受不了了,拼命的挣扎起来。
“混蛋啊,放我出去,不然我灭你满门”。
徐大少的叫嚷当然没人理会,过了一会,金属金茎没有感应到直肠的压力,就停止了抽插。
“呼,幸好停止了”,徐青心有余悸的想到。
但他的膀胱依然胀痛,里面的压力越来越大,痛苦也越来越强烈。
纳米机器人已经附在膀胱内壁,开始改造膀胱的细胞,使膀胱的弹性变强,敏感度也开始上升。
黑暗寂静中,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徐青的膀胱越涨越痛,简直无法忍受了。
期间,他大骂也好,求饶也好,都没人理会他。
最后,他终于无法忍受了,只能按照金属音的提示,屈辱的夹紧了直肠。于是,金属金茎又开始抽插起来。
“妈的,少爷出去,饶不了你们这些混蛋”。
徐青真是欲哭无泪,他从没有想到,自己会被一个金属阴茎鸡奸。
金属阴茎的动作越来越灵活,好像真人一样,变换着角度,用不同的力度抽插起来。
徐青好像一个玩具娃娃,毫无反抗之力,不断被金属阴茎抽插着。
很快,金属阴茎就找到了徐青的前列腺,金属龟头不断顶着这个敏感点。一种酥麻的快感逐渐产生,从直肠深处扩散开来。
徐青感觉小腹中竟然升起一股热流,直肠也越来越痒,他主动夹紧了直肠。
金属阴茎感应到压力的增加,抽插的动作变得越发迅速起来。金属龟头从不同角度,顶着徐青直肠的敏感点,激起一波波酥美的快感。
徐青渐渐屈服在这种快感之下,他的身体发热,呼吸也变得急促,屁股也自发的耸动起来,迎合着金属阴茎的抽插。
徐青的阴茎也越来越硬,直直的翘了起来,表面青筋毕露,似乎就要喷发出来。
金属阴茎似乎也感应到徐青的状态,猛地跳动了几下,插入徐青直肠深处,喷出了滚烫的液体。
受此液体的冲击,徐青的直肠产生强烈的快感,把他也送上了高潮。他大叫一声,感觉腰间一阵酥美,阴茎猛地跳动了几下,射出了大股的精尿混合液。
原来,纳米机器人已经改造了徐青的膀胱,当他高潮射精的时候,膀胱会自动松开,排出尿液。
精尿混合液被插入尿道的圆管吸走,徐青在双重的快感刺激下,兴奋的大叫起来,进入一个前所未有的强烈高潮。
因为灌的是流食,徐青每天都要排十几次尿。每次排尿,徐青都要夹紧直肠,让金属阴茎把他插到高潮,然后,他会在强烈的高潮中射出精尿混合液。
每次排尿都会被鸡奸一次,徐青从最初的屈辱难堪,羞愤不已,渐渐变得平淡,最后竟然开始享受起来。
徐青渐渐习惯了金属阴茎的存在,现在他无师自通的学会了夹紧直肠,耸动屁股,迎合金属阴茎的抽插。
在金属阴茎的鸡奸下,徐青感受到一种强烈的异样快感,不亚于玩弄女人的刺激。
每当金属阴茎在他直肠深处喷出稀释精液的时候,他会获得一种美妙的快感,紧憋的尿液混合着精液一起喷出,直肠,膀胱,玉茎传来的三重快感,让他如痴如醉,如同升上了天堂。
时间慢慢流逝,纳米机器人不断改造徐青的身体,他的身体发生渐渐改变。
徐青全身都痒了起来,这是纳米机器人在替换他的体表细胞。
徐青的乳房渐渐发育,越变越大,他的身体也变得纤细玲珑,好像少女一般。他的声带也开始女性化,阴茎也变得白嫩细长。
在黑暗中,徐青没有发觉身体的改变,他只觉得身体越来越痒,让他难以忍受。
他只能拼命的裹紧口中的圆管,夹紧直肠的金属阴茎,这样的话,还可以舒缓一下体内的奇痒。
30天之后,徐青已经形成条件反射,只要有东西插入他的喉洞和直肠,这两个肉洞就会自动收缩,裹紧侵入的异物,挤压按摩起来。
他的深喉肛交技术,已经比最下贱的妓女还要熟练了。
圆筒里面的绿色液体渐渐排空,灯光慢慢亮起。徐青眯起双眼,恍惚的看着前面。
桃夭甜笑道:“徐青,欢迎你来到桃源,从现在开始,你就是圣玛丽淑女学院一年级的新生了,以后多多努力吧”。
“这……我……还以为……你们会把我关一辈子”。
娇美悦耳的声音响起,一个多月没有说话,徐青已经有点生疏了。
“天啊,这是我的声音吗?”。
徐青惊慌起来,自己的声音变得说不出的好听,好像少女在娇嗔。
“这当然是你的声音了,你还没有发现身体的变化吧”。
圆筒外面落下一面玻璃镜。
“天啊,这还是我吗”。
徐青目瞪口呆的看着镜子,只见镜子里面俏立着一个身材纤细,体态轻盈的美丽少女。
她有一头淡金色的长发,如云般披散在后背,清艳绝伦的瓜子脸上,镶嵌着一对琥珀色的魅惑大眼睛,凝脂般的雪肤之下,隐隐透出一层胭脂之色。
长长的睫毛微微垂下,美目流盼中,竟然透出一股小儿女的羞态。
最令人惊奇的是,她胸前挺立着一对娇颤颤的雪白巨乳,目测有E罩杯,最顶端有两个粉红的小樱桃,看上去极为诱人。
她的锁骨精致,香肩瘦削,柳腰纤细,不堪一握,雪白丰满的玉臀好像蜜桃一样,隆起两个圆润的臀丘。她的双腿纤细笔直,好像圆规一样紧紧闭拢,小腹和大腿的三角处,垂下一条白嫩纤细的玉茎。
望着镜子中清艳性感的美人,徐青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小腹升起一股欲念,玉茎也猛地翘了起来。
“呵呵,真是个好色的小淫娃,应该管束一下才行呢”。
桃夭拿起一根特制的电击棍,伸到徐青的玉茎上。电击棒闪过几丝蓝色的弧光,徐青疼的大叫一声,玉茎马上就软了下来。
桃夭拿出一个前后有洞的贞操带,给徐青穿上。这种贞操带是记忆金属制成,具有透气和变形的功能。
徐青的玉茎和睾丸从贞操带前面的小洞伸出,桃夭拉直玉茎,调整了一下,贞操带上的圆洞就自动缩紧,把玉茎根部箍紧。
桃夭又拿出一个透明的阴茎套,套进徐青的玉茎
阴茎套向下弯曲,底部有个金属茎环,茎环旁边有几个插销。桃夭把金属茎环套在玉茎根部,插销插进贞操带的暗孔中,阴茎套就锁在贞操带上了。
阴茎套后面有个龟头环,桃夭把龟头环套在徐青的冠状沟上,调整了一下位置,龟头环也自动缩紧,箍住了冠状沟。
这样,徐青玉茎根部和龟头都被紧箍住,不取下阴茎套的话,他再也无法勃起了。
阴茎套是用特制的生物材料制成,又薄又透气,还极为坚韧,不影响手感。
阴茎套顶端还有一个小圆环,勒在马眼周围,不会影响徐青的射精和排尿。
桃夭拿出一根柔软的金属圆管,金属圆管外表有许多细圆的金属珠。桃夭在金属圆管外面涂满生物胶,把徐青的玉茎拉直,把金属圆管小心的插入马眼。
“快停下,你在干什么”。
徐青紧张的挣扎起来,桃夭笑了一下,道:“轻松点,别乱动,要是生物胶干了,还没有插进膀胱,那你就麻烦了”。
“天啊,这是什么东西,竟然还要插入膀胱”。徐青又羞又怒,却又无法挣脱男奴的钳制。
金属圆管慢慢的插进尿道,挤进了膀胱,里面的机关弹开,咔嚓一声,卡住了徐青的膀胱内壁。
桃夭才笑道:“这是尿道锁啊,管住你的膀胱,免得你乱尿尿”。
桃夭又调整了几下,阴茎套后面卡住马眼的圆环就收缩,卡在尿道锁上。
尿道锁上方有一个精巧的锁环,系着一条白金短链,桃夭把徐青的玉茎向上贴住贞操带,把白金短链拉紧,锁在贞操带上。
“还有睾丸啊,真是麻烦”。
桃夭小声的抱怨了一下,又拿出一个睾丸环,套在徐青睾丸和玉茎的连接处,然后,睾丸环就自动收缩,卡紧。
桃夭又拿出一根惟妙惟肖的金属阴茎,插进贞操带后面的圆洞,圆洞自动收缩,卡住金属阴茎上面的暗槽。
这种金属阴茎是中空的,里面有两层。
外面一层可以存储催情液,能够缓慢释放,刺激肠壁。里面一层中空,可以通过灌肠液。龟头上的马眼是单向的,灌肠液可以喷到肠道,肠液却不能灌进马眼。
桃夭拍了下手,笑嘻嘻:“这下好了,小淫娃,你再也无法乱发情了”。
“快放开我,你这个混蛋”。
被桃夭用小淫娃称呼,让徐青又羞又怒,忍不住大骂起来。眼前这一切,好像一个离奇的幻梦,他害怕自己真的变成女孩子,那就惨了。
“哎,真是个不乖的女孩,以后让老师慢慢教你吧”。桃夭宠溺的笑道:“先把你打扮好,再去报名吧!”。
桃夭取出一个银色的金属项圈,扣在徐青的脖子上。项圈自动收缩,紧紧卡住了徐青的脖子。
项圈前后左右各有四个金色扣环,前面的扣环下挂着一个空白的铭牌,后面的扣环处还有个一个金色的握手。
徐青难受的叫道:“你要勒死我吗?我快喘不过气了”。
“小淫娃,你要学会轻声说话,小口呼吸”。
桃夭又取出一件硬骨束腰,给徐青穿上。硬骨束腰内部是柔滑的丝绸,外面是透气的皮革,中间是记忆金属构成的网格,可以自动调整大小。
桃夭把硬骨束腰后面的拉链往上拉紧,一直拉到后颈,再锁在项圈后面的扣环上。
再把硬骨束腰下缘的插销,插进贞操带锁住。这样,硬骨束腰就和贞操带连接起来,再也无法取下。
硬骨束腰前面有两个圆丘,正好罩在徐青的巨乳上,圆丘顶端还凸出两个透明的乳头罩,桃夭调整了一下,让徐青的小樱桃伸进乳头罩卡住。
“好吧,没有乳链还真是麻烦啊!开始缩紧吧”。
桃夭抱怨了一下,开始输入指令。贞操带和硬骨束腰就收缩起来,勒紧了徐青的小腹和胸部。圆丘根部也开始收缩,箍紧了徐青的E罩杯巨乳。
“好难受,太紧了,我要憋死了”,徐青惊慌的叫了起来。
“用词真是粗鲁”。
桃夭吐了下槽,伸出小手,开始丈量徐青的腰围,等双手能够互相握住的时候,才停止收缩。
这个时候,徐青感觉腹腔的内脏都被挤上来了,胸腔被硬骨束腰紧紧勒住,每次呼吸,肺部都会产生一阵刺痛。
他已经无法大声叫骂了,只能小口呼吸,小声的求饶:“姐姐,松开点吧,这个束腰卡的我好难受啊”。
桃夭笑道:“小淫娃,你要学会忍受身体的紧束,这能让你变得乖巧一点”。
接下来,桃夭拿出一条黑色长丝袜和紫色高跟鞋给徐青穿上。
长丝袜紧贴住徐青的玉腿,把笔直纤细的玉腿包裹得更加圆润性感,长丝袜上缘用细链锁在贞操带上。
紫色高跟鞋的鞋跟很高,穿在徐青的玉足之上,把他的脚后跟高高垫起,让他的臀部更加挺翘。高跟鞋后面有个箍环,可以锁住徐青的脚踝,让她无法脱下高跟鞋。
桃夭又拿出一套漂亮的女式校服给徐青穿上,校服是两件套,里面是一件黑色的紧身百褶裙,外面是一件可爱的红色小外套。
小外套上面有个黑底白边的大翻领,前面有个V型领口,露出胸口雪白的肌肤。
前面用两个黑带系成蝴蝶结扣住,看上去很可爱。小外套遮住乳房之后,就向外划出一个弧形,露出了乳房下面的空间。
小外套袖套很紧,一直包住手腕。手腕和手肘处,都有银色的金属圆箍,上面还有锁扣。
桃夭又拿出两个银色膝环,锁在徐青的膝盖上面,再用一条20厘米长的膝链,把两个膝环连接起来。再把睾丸环上系着的银链拉紧,锁在膝链中间。这样,徐青只能小步移动了。
桃夭又取出两个白色丝质手套,给徐青戴上,手套后面有个可以缩紧的金属扣,桃夭把金属扣收紧,在用细链锁在腕环上。
“终于好了,女孩娇嫩的小手是需要保护的,不能磨粗了”。
这个时候,徐青已经变成了一个穿着可爱校服的漂亮女孩。
他的脖子上紧扣着银色项圈,可爱的校服和性感的黑色长丝袜,紫色高跟鞋搭配在一起,流露出一种独特的诱惑力,好像一个清纯性感的小妖姬,勾引着男人去征服,蹂躏。
徐青看着镜子里面清艳性感的美女,也忍不住惊艳起来。
这就是我吗?变得好可爱,好性感。
一股情欲的火焰从小腹涌出,徐青的玉茎开始充血膨胀,但马上就被茎环和龟头环箍住,传来一阵阵疼痛。
“啊,该死”。
桃夭看着徐青痛苦的表情,忍不住笑道:“小淫娃,看到自己,都想发情吗?。
“天啊,你们这些混蛋,到底想干什么。想要钱和其它任何东西,就明说,少爷家里都能满足你们”。
桃夭摇摇头,冷笑起来:“真是个不乖的小淫娃,女孩子要贞静,用词要文雅,语气要柔婉。不教训你一下,你不知道天高地厚”。
桃夭拿出一个遥控器,按了一下,徐青尿道锁外表的小圆珠,立刻释放出神经脉冲。徐青只觉尿道传来电击般的剧痛,忍不住哀嚎起来。
剧痛之下,耗氧量大增,徐青很快就开始缺氧,痛呼也变得小了许多。
没过多久,徐青就忍不住了,开始求饶:“噢,好痛啊,饶了我吧”。
徐青出生于京都权贵之家,从小就没吃过苦,哪里受得了这种痛苦。
“真没有礼貌,以后,你要称呼我尊贵的女士,自称小淫娃,明白吗?”。
“嗷唔……尊贵的女士,饶了小淫娃吧”。
桃夭这才满意的点头,停止了尿道的电击惩罚,道:“女为悦己者容,身为女孩,平时都要注意保持妆容,把最美的一面呈现出来。今天我先教你简单化妆,你要认真学习”。
混蛋啊,竟然要我像女人一样化妆。
桃夭按了一下遥控器,徐青又痛的哀嚎起来。
“啊,你干什么又电我”。
见桃夭没有理会,徐青急忙求道:“尊贵的女士,小淫娃犯什么错了?”。
“记住,上位者的问话,你必须如实回答,并加上敬称,明白了吗?”。
“小淫娃明白了,尊贵的女士”。
桃夭点了头:“很好”。
接下来,桃夭把徐青的柳眉修饰了一下,让它变得更加秀美,接着,又用睫毛刷,把徐青的睫毛刷的高高翘起,又在徐青的眼底涂上一层淡淡的眼影。
然后,桃夭开始教徐青怎么用润肤液打底,在脸上抹上一层极淡的腮红,又在徐青的樱唇上涂上玫瑰红的唇彩。
画完妆之后,徐青的琥珀色大眼睛变得更加明亮可爱,他的双颊微晕,樱唇娇嫩,让人忍不住想咬上一口。
天啊,徐青又看呆了,化妆术真是神奇,竟能产生如此大的变化。
他的玉茎又是一阵疼痛,提醒他非礼勿视。
妈的,现在惨了,看个漂亮女孩都疼,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好了,把手背在身后”。
徐青不敢反抗,只好遵从。
桃夭把徐青的手腕并拢,再把上面的扣环互相锁住,把手腕用力提到后颈,用一条细链,锁在项圈后面的扣环上。
“啊啊,手要断了,好痛啊”。
徐青感觉手臂似乎要被勒断,又忍不住痛呼起来。
桃夭没有理会,让男奴把徐青的手肘互相合拢,再把肘环上的锁扣互相锁死。
这下,徐青的小臂紧贴在一起,在背后成合十状,手腕被提到后颈,手臂就更加痛了,他大呼小叫了起来。
“安静”。
桃夭说了一声,见没有效果,就打开遥控器,开始电击徐青的尿道。
“呜呜,好痛,尊贵的女士,饶了小淫娃吧”。
敏感尿道被神经脉冲刺激的剧痛,远远超过了手臂的痛苦,徐青很快就受不了了,开始求饶。
“真是没记性,记住,以后没有获得允许,不准说话,明白吗?”。
“是,尊贵的女士”。
徐青终于明白什么叫: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了。
由于手臂被勒的很痛,徐青只能把双肩向后缩,用力挺起胸部,减轻手臂的痛苦。
这下,徐青E罩杯的巨乳就变得更加高耸起来。
桃夭拿出一条银色长链,一头有个锁环,一头有个D型把手。桃夭把锁环锁在徐青项圈前面的扣环上,拉下一下把手,笑道:“小淫娃,走,去报名了”。
徐青屈辱的站了起来,感觉脚下一个踉跄,差点跌倒。
“真是个笨蛋,走路都不会吗”。
我又不是女人,当然穿不惯高跟鞋,徐青暗骂起来。
高跟鞋很紧,徐青站起来的时候,双脚就开始痛了起来。他踉踉跄跄的走了起来,十多厘米的鞋跟让他很难保持平衡,加上膝链的限制,他走的无比惊心。
走出房间,外面是个花园,姹紫嫣红的鲜花把花园装点得极为漂亮。
桃夭招招手,驰过来一辆双人黄包车。黄包车下面有两个轮子,前面锁着两匹美人马。她们的小嘴箍着金属马嚼子,脖子上紧扣着绿色的金属项圈。身上穿着紧身皮质拘束衣,四肢着地,套着长筒马蹄靴。
长筒马蹄靴把美人马的四肢全部包裹住,上面锁在拘束衣上,下面是马蹄形的脚掌。
美人马的乳房和臀部都露在外面,乳房被拘束衣勒成两个圆球,娇嫩的乳头上穿着乳环,下面吊着两个铃铛。
美人马的菊洞插着一根漂亮的马尾,马尾上端用细链锁在尾椎环上。里面是个感应式假阳具,美人马夹紧假阳具的时候,就可以控制马尾的摆动。
美人马的牝穴光洁美白,周围没有一丝毛发。大阴唇上穿了几个金属环,用细链拉开,锁在长筒马蹄靴上。中间露出一个粉红的嫩穴,里面水波盈盈,已经湿濡了。
美人马敏感的阴蒂也穿着一个阴蒂环,下面吊着一个风铃,风铃的重量把阴蒂拉长,颜色也变成深紫色。
黄包车前面有个“干”型的车辕,两条横向的金属杆,架在美人马的背上。后面的金属杆下面有个金属圆箍,勒住了美人马的细腰,前面锁在项圈后面的扣环上。
美人马拉着黄包车来到桃夭的前面,仰头咴聿聿的叫了一声,四肢弯曲,跪在了地上,黄包车前面的踏板就低了下来。
桃夭优雅的坐上黄包车,拉了下银链,道:“小淫娃,上来吧”。
徐青小心的走上黄包车,坐下之后,他看着前面的美人马,心中惊疑不定。
作为帝都的公子哥,徐青玩过很多美女,对SM也略知一二,不过,他从来没见过能把身体改造得如此彻底的技术。
这些美人马的四肢着地,前肢跪在地上,向后弯曲,这就很违背常识。后面的膝盖还正常,前面的小臂根本不可能像膝盖一样跪下。
“这究竟是什么地方?”,徐青深深的疑惑起来。
“到学校报名处”,桃夭吩咐了一声,美人马咴聿聿的叫了一下,站了起来,四蹄奋力划动,拉起黄包车飞奔起来。
马蹄扣在青石板上,发出了嘀嗒嘀嗒的响声,美人马乳头和阴蒂下面的铃铛也晃动起来,发出了清脆的风铃声,听起来很舒服。
男奴跟在后面跑了起来,黄包车穿过一个林荫道,驰过一条小河,来到一个校门前面停下。
徐青看了下,校门上方写着:圣玛丽淑女学院。
两个彪形大汉雄赳赳的站在校门两边,警卫室快速的跑出一个英俊的青年,他跪在黄包车旁边,敬畏的说道:“男奴卫35拜见大人,请大人签字登记”。
桃夭傲慢的抬起高跟鞋,男奴卫35恭敬的捧起桃夭的高跟鞋,伸长舌头,舔着高跟鞋的底部。安装在舌头里面的感应器,读出鞋底镶嵌的晶片信息,发出了一道神经脉冲,刺激了一下男奴卫35的舌头。
男奴卫35忍住舌头的疼痛,放下桃夭的高跟鞋,磕了一个头,卑微的道:“多谢大人登记,请大人通行”。
桃夭踢了一下美人马的臀部,黄包车就进入了学校,侍立在校门两边的彪形大汉也急忙跪下,目送黄包车离开。
看着这幕场景,徐青真是大开眼界。男奴卫35身体健硕,长得也十分英俊,当个小明星都绰绰有余。不知为什么,竟然在桃夭面前如此卑贱。
不过,想到自己的处境,徐青又恐惧起来。
进入校门之后,是一片茂密的树林,黄包车奔行了几分钟,眼前出现一个湖泊。
黄包车顺着湖边青石路奔行了几分钟,前面出现一片古典的建筑群。
“到了,下车吧”。
桃夭牵着徐青进入一个房间,房间门口挂着:新生报名处的牌子。
房间对面有一个戴着眼镜的豪乳美女,她有着暗金色的头发,漂亮的茶色大眼睛,鼻子上架着一个平光眼睛。
她的肌肤细腻光莹,精致的鼻梁恰到好处的点缀在脸上,小巧圆润的樱唇轻轻抿着,秀雅的脸上带着专注的表情,流露出一股知性美人的味道。
她穿着一件白色的短袖衬衣,胸前挺着一对西瓜大小的豪乳,目测起码有G罩杯。衬衣的拉链只拉到乳头中间,露出了半边雪白的乳球。衬衣前面紧裹着豪乳,在中间挤出一道深深的乳沟。
她的玉颈上紧扣着一个青色的项圈,前面扣环下吊着一个铭牌,上面刻着:美人侍柳璃。
徐青目瞪口呆的看着柳璃的豪乳,心想:“好大啊,捏玩起来不知是什么感觉”。
然后,他小腹一热,玉茎又不听话的充血膨胀,然后,一阵疼痛打断了他的意淫。
妈的,真是痛苦啊!如此美人都不能欣赏,徐青暗暗垂泪。
桃夭巧笑嫣然的道:“柳璃妹妹,我带这个新学员来报名了”。
柳璃用手支了下眼睛,笑道:“桃夭,你又接到任务了啊!你先坐吧”。
桃夭坐在沙发上,道:“你忙吧,不用管我”。
“你喝点什么?”,柳璃问了一句。
“来杯雪梨蜜吧,我感觉最近有点上火”。
柳璃拿起桌上的铃铛,轻轻摇了一下。门口进来一个兔女郎打扮的美少女,只见她头上戴着一个黑色的兔子耳朵,玉腿上紧裹着一条连体长丝袜,上身穿着一件紧身的黑色束腰。
黑色束腰勒过下身的耻骨和菊穴,把褐色的网状丝袜压住。她纤细的藕臂,瘦削的香肩和娇美雪白的玉乳都露在外面,流露出一种性感的诱惑。
她的手上箍着黑色的腕环,颈上紧扣着一个银色的项圈,铭牌上刻着:5年纪2班徐江月。
徐江月走到办公桌前面跪下,垂首道:“老师,请您吩咐”。
柳璃道:“给客人泡杯雪梨蜜”。
“是,老师”。
徐江月泡了一杯雪梨蜜,放在一个水晶盘上,走到桃夭身边跪下,双手高举,低头恭敬道:“请贵客用茶”。
桃夭躺在沙发上,优雅的喝了一口,道:“脚有点累了”。
徐江月笑道:“贵客,请让小淫娃给您脚底按摩一下,消消乏吧”。
“嗯”。
徐江月放下水晶盘,轻轻脱下桃夭的高跟鞋,捧起桃夭的玉足,深深的闻了一下,陶醉的笑道:“贵客,您的玉足好香啊,让小淫娃都兴奋起来了”。
桃夭笑吟吟道:“我走了半天,脚上出了不少汗,这也香吗?”。
徐江月急忙点头,肯定道:“贵客玉足上的汗,也是稀罕的香汗,小淫娃有幸闻到,真不知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
“5年纪的学生,小嘴都是这么伶俐吗?”桃夭嬉笑起来:“不要光说不练,开始吧”。
“是,贵客”。
徐江月让桃夭的玉足踩在自己的玉乳上,托着玉足旋转起来,用娇嫩的乳肉去按摩桃夭的脚心。她的乳头很快就充血勃起,小嘴轻轻喘息起来,脸上也飞上了一抹腮红。
她低下头,深深的吸气,闻着桃夭玉足的味道,陶醉的道:“贵客,您的玉足真是漂亮,又香又滑,踩得小淫娃好舒服,都快要飞上天了”。
“哼,小淫娃,你能高潮吗!”。
徐江月讨好的笑道:“回禀贵客,没有老师的批准,小淫娃的身体是无法高潮的。但是,贵客您的玉足给小淫娃带来了美好的回忆。小淫娃一定会记在脑海深处。以后,小淫娃在梦中都会想起贵客的漂亮玉足”。
徐青暗暗羡慕,妈的,怎么清纯性感的美少女,竟然用娇嫩玉乳按摩脚心,说着如此阿谀的话语,真是太淫荡,太刺激了。
柳璃看了一眼徐青,冷冷道:“跪下”。
什么,徐青还没反应过来,男奴就走了过来,把他按到地上跪好。
“名字?家庭情况?有何特长?”。柳璃取出一张报名表,开始询问起来。
徐青心中一阵屈辱,什么时候,京城的顾少会跪在一个女人面前,回答她的提问。
但他跪在地上,仰头看着柳璃,位置的差异,经历过的一切,竟让他心中生出一丝畏惧。
“徐青,籍贯京城,特长……飙车算不算?”
“嗯,徐青,没有特长”。柳璃询问完毕,把报名表输入电脑,过了一会,电脑审核通过。
柳璃拿出一个铭牌,在上面刻了几个字,道:“徐青,经过审核,从现在起,你的名字改成顾清婉,分在1年纪3班,男奴,把这个铭牌给她戴上”。
男奴拿过铭牌,锁在徐青项圈前面的扣环上,只见上面刻着:1年纪3班顾清婉。
天啊,这是什么鬼学校啊!要把少爷变成女人吗?徐青真想大吼一声:我不改名字。可惜,却没有胆量。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