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母巢

泰勒有些沮喪地看著自己的小船,在碼頭上,其它所有的船都是20尺或者是30尺長,甚至還有更長的船,而他的船卻僅僅只有12尺長,而且,好些地方的油漆已經脫落了,看上去顯得破舊不堪。

在不遠處,有一艘船一直吸引著泰勒的注意,它並不是碼頭裡最大的船,也不是最新的船,而是因為它的擁有者。

這艘船的主人是一個美麗而又年輕的女人,她經常會邀請幾個年輕美貌的女孩一起出海游玩,她們會穿著三點式泳裝,互相擦著太陽油,在陽光明媚的甲板上享受著美妙的生活。

如今,泰勒看到她們又在為出海做准備了。

“也許她們會需要一個男人的幫助,”泰勒在心裡想著,“我也許能夠和她們一起度過愉快的一天。”

泰勒對於自己的想法有相當的自信,長期的海上生活使得他的身體很壯,而且他還擁有一張英俊的臉。雖然當現在為止泰勒還沒有真正意義上的女朋友,但這只不過是他不想和別的女孩建立這樣的關系罷了,只要他願意,他隨時能有大把的女朋友。

泰勒一手提起一桶啤酒,另一只手拿起一個修理工具箱,邁著優雅的腳步向那艘船走去。

“今天天氣不錯。”泰勒對著船上的女孩們打著招呼,此時女孩們已准備出航了。

“是啊,天氣是不錯。”女孩中一個有著一頭明亮金發的可愛女孩回應說。

“你要去哪裡?不過你現在看上去就象那些公司的女孩一般,顯得那麼孤單。”

女孩們互相看了看,然後全都“嗤嗤”笑了起來。

“不,我們很好。”一個紅發女孩說。

“恩,假如你們船上的引擎出了毛病怎麼辦?也許你可以得到有人的幫助。”泰勒搖了搖手中的修理工具箱。

“那時我們會使用這個。”另一個棕色皮膚的女孩對著泰勒顯示出了手中的手機。

“那萬一你們的啤酒喝光了怎麼辦?”泰勒提示說。

“我們只喝飲料。”又一個高個子女孩說。

“也許你需要有人為你擦太陽油。”泰勒繼續說。

“我們自己也可以做到。”金發女孩應道,還示威性地在泰勒面前將太陽油擦在紅發女孩的裸露在外的背和肩膀上。

看著女孩們正碰觸著彼此那散發著驚人誘惑的身體時,泰勒不禁暗自吞了一口唾沫。

“腳底按摩怎麼樣?”泰勒毫不放棄,“我可以為你們按摩,或者我可以替你們開船,那樣你們就可以專心地享受這一段美好的時光了。”

“假如……當你以女孩的身份打電話給我們,用我們正常的女孩間的友誼來排解你的孤獨時光,那該怎麼辦?”紅發女孩問。

泰勒的臉上露出了他認為最好的微笑,解開襯衣的紐扣,泰勒顯露出他強壯的胸膛。

“我確定你將會愛上一個強壯的男人。”泰勒自豪地說。

女孩們聽到泰勒的話,全都又“嗤嗤”地笑了。

“你絕不放棄自己的打算,是嗎?”棕色皮膚的女孩問。

“當然,”泰勒說,“我會一直纏住你們,直到你同意我到你的船上來。”

“我是這艘船的船長,”金發女孩說,“如果你要上我的船,那你必須得答應我一切按我說的去做。”

“成交,我的船長,”泰勒說,“我現在可以上船了嗎?”

“當然,水手,快上來。”金發女孩笑著回答說。

泰勒的心中充滿著勝利的喜悅。泰勒臉上微笑著,這些女孩想要他,他看得出來。船很快離開了碼頭,向深水區駛去。泰勒坐在船頭的甲板上,任由微風吹拂在臉上。

十分?後,他們到達了目的地,放下了錨。

“我叫泰勒,”泰勒說,“很高興能遇到你。”

“詹妮。”金發女孩用她那細致優雅的手指指著自己說。

“嗨,我叫諾雅,”紅發女孩說,“同樣很高興能遇到你。”

“我的名字叫維多利婭。”棕色皮膚女孩說。

“瑞琪兒。”高個子女孩說。

“很高興能遇到你們幾個,”泰勒說,“現在你們誰想要啤酒?”

“我們只喝飲料,難道你忘了嗎?”諾雅說,“你也來和我們一起喝下這個,我保證它同樣也非常刺激。”

“是嗎?”泰勒說。

從諾雅手中接過裝滿綠色液體的玻璃杯,泰勒一口氣便將飲料全部喝了下去,所有的女孩看到他這個舉動,又全都笑了起來。

“這裡還有。”瑞琪兒將另一杯飲料遞到了他的手中。

在強烈的陽光,酒,還有令人驚奇的美麗的女孩之間,泰勒完全陶醉了。他坐了下來,在船微微的搖晃中,他感覺到有些眩暈。

“泰勒,可以幫我擦下太陽油嗎?”維多利婭問。

“沒問題!”泰勒爽快地回答說,他當然不會拒絕一個能夠合理接觸到女孩子柔美肌膚的大好機會。

維多利婭把一張毛巾鋪在船舷邊一張長椅上,然後坐在上面,脫掉外衣,全身只剩下三點式泳裝躺在長椅上。

諾雅將太陽油遞給泰勒,泰勒開始用太陽油擦維多利婭的腿,然後是背,接著是手,肩膀還有脖子。

“噢,感覺很舒服。”當泰勒替維多利婭擦著太陽油的時候,維多利婭發出了滿意的呻吟。

“輪到你了,”當泰勒為維多利婭擦好太陽油之後,瑞琪兒對泰勒說,“一會要去游泳,如果你不想被陽光傷害的話,就脫掉你的襯衫,讓我們替你擦上太陽油。”

“很好的建議。”泰勒高興地說。

“那你現在躺下。”詹妮說。

泰勒仰面躺在了剛才維多利婭躺的毛巾上,維多利婭解開她胸前的束縛,擦了一些太陽油在她那豐滿的大胸部上,接著又開始在泰勒的胸上擦著太陽油。

當維多利婭動作時,她長長的頭發正不斷地輕拂著泰勒的臉,而她赤裸的胸部也幾乎貼到了泰勒的臉上。此外,另一個女孩正將太陽油擦在他的腿上。泰勒是如此清晰地感覺到她們身體傳來的溫和的觸覺。

本能地,泰勒感覺到自己的下體正在不斷地膨脹,他感覺到下體堅硬得好象巖石一般。是剛才飲料的作用嗎?她們在飲料裡面放了什麼?泰勒不明白也不想明白。

“好,翻過身去,好讓我們能擦你的背部。”詹妮又說。

泰勒按照詹妮的話俯在長椅上,女孩們開始在他的腿,他的肩膀擦著。泰勒對女孩們為自己所做的一切感覺是如此地興奮,又是如此地放松,以致於詹妮將一件三點式上裝套在他的胸前,並在他的背後系上也沒有注意到。

接著,泰勒回頭看到了令他血脈噴漲的一幕,所有的女孩全都脫掉了三點式泳裝的上裝,顯露出她們那充滿著無比誘惑的胸部,唯一一個穿著三點式泳裝的上裝卻是泰勒自己。看到在自己滿眼晃動的女孩胸部,泰勒微笑著,感覺到自己仿佛已經到了天堂。

“這裡還有另外一種飲料。”瑞琪兒又遞給泰勒一個玻璃杯。

在陽光下度過了半小時後,泰勒感覺到他開始出汗了,所有的女孩也感覺到很熱。

“現在我們下去游泳涼快一下。”諾雅提議說。

“好啊,最後一個下水的是笨蛋。”詹妮也活潑地提議說。

雖然泰勒喝了飲料後感覺到頭有些眩暈,不過他仍然快速地站了起來,直接從船上跳進了水中。

恩,泰勒心想,假如自己在水中真的有什麼問題,這些女孩完全可以救起他,甚至還可能進行一次完美的人工呼吸,那樣可就太美妙了。泰勒為自己這個想法微笑不已。

泰勒和女孩們在船的附近游泳著,互相濺水嬉鬧著,然後不停地笑。在感覺到有些寒冷的時候,他們又游到了船邊,沿著梯子攀登回到船上。

詹妮是第一個上船,接著是泰勒,當他正抓著梯把向上移動時,一個女孩抓住了他的泳褲,泰勒沒留神繼續向上攀登,他的泳褲便離開了他的身體。等泰勒站到船上時,他僅僅只穿了一件三點式泳裝的上裝。

當男人的下體在遇到寒冷的時候,就會收縮變小,泰勒往自己身下看時,為自己兩腿之間變得異常小的東西感到非常困窘。

“拿著這個,你還是穿上比較好。”詹妮說著,將一條明黃色的三點式泳裝底褲遞給泰勒。

“恩,你有比這大一點的嗎?”泰勒說。

“對不起,在這艘船上從來就只有女孩,所以全部的東西都是為女孩准備的,你可以穿上它,它不會咬你的肉。”

泰勒很快穿上了那條三點式泳裝底褲,在另一個剛從寒冷的水裡上船的女孩眼中,泰勒的下體看起來是多麼的小,事實上他的下體是夠小的,三點式泳裝底褲穿在他身上,他的下體看起來平滑得就象女孩一般,全然沒有下水前那種傲人的風采。

“我的胸毛怎麼沒有了?”泰勒突然一陣恐慌,他低頭看見自己的胸前是一片光滑。

“維多利婭,你這個傻瓜,你對泰勒用的是脫毛太陽油!”詹妮對維多利婭責備說,“你脫掉了泰勒身上所有的體毛。”

“啊!”維多利婭抱歉地看著泰勒,“在以前我們全都是女孩,所以我沒想到有一天會用在一個男人的身上,請你原諒我。”

“沒有什麼好煩惱的,”諾雅插嘴說,“至少他頭發還在,再說無論怎樣愚蠢,也比不上現在泰勒穿的這套三點式泳裝。”

“不錯,我看泰勒現在還很可愛呢。”詹妮嬉笑著說。

對於泰勒來說抱怨是無意義的,事情已經發生了,而且在女孩們的眼中,至少他還是一個“可愛”的存在,所以恰恰相反,泰勒對目前的情況感覺還是很滿意。

“好了,我們再繼續吃喝點東西。”瑞琪兒提議說。

泰勒和女孩們又再次喝著冰鎮過的那種綠色飲料,而且還吃了很大一片土司面包。

如諾雅說的,泰勒也對身上穿著的這套三點式泳裝感覺到相當的愚蠢,但對於泰勒來說,這套三點式泳裝卻又相當有紀念價值,所以他容忍了這一點。

接下來,泰勒又再次替每個女孩的身上擦太陽油,這樣的工作泰勒是十分樂意的,那簡直就是一種樂趣。然後,正如上船前泰勒承諾的,他對每個女孩都進行了腳底按摩。

做完之後,也許是出於對剛才事情的抱歉,維多利婭起身來到泰勒面前,對泰勒說:“現在讓我也來對你進行一下服務。”

泰勒立刻同意了,他躺在長椅上,讓維多利婭按摩他的腳。

在所有的刺激,工作,飲料和陽光下,泰勒感覺到非常疲憊,當維多利婭繼續按摩的時候,他開始放松並睡著了。

泰勒醒來後,感覺到自己的頭仍然有些眩暈,他猜想一定是飲料的問題。

“看,他醒了!”詹妮興奮地說。

“睡得還好嗎?”諾雅問。

泰勒伸了個懶腰,對於諾雅的問題他不想回答。然後泰勒感覺到全身都緊繃著,當他伸手到自己面前,他注意到他的十個手指頭的指甲全都被塗上了亮紅色的指甲油。泰勒再低頭看他的腳趾,發現腳指甲也全都塗上了相同的亮紅色。

“你睡覺的樣子是如此的可愛,所以我們做了這個。”維多利婭露出無辜的表情對泰勒說。

“那是相同的顏色,我們幾個全都在用它。”詹妮說,“它用在你身上看起來真的很可愛。”

泰勒感覺到在他的雙腿之間的那個突起變得很怪異。當女孩們在他游泳上船後看到他的下體是如此小的時候,也並不覺得驚訝,現在回想起發生的一切,都讓泰勒感覺到一種說不出的威脅。

下體不妥的感覺使的泰勒迫切地想要知道究竟出了什麼問題,他需要單獨在一個地方了解情況,於是泰勒找了一個借口。

“我需要用一下浴室。”泰勒說。

“當然可以,我的甜心,它在樓下的右手邊上,你可不要進錯了房間。”維多利婭說。

泰勒匆忙地下了樓梯,幾乎將他的頭撞在房門上。他走進了浴室,反鎖上了門。泰勒定神考慮起自己的處境,他現在正穿著一套三點式泳裝走來走去,突然失去了身上所有的體毛,他的指甲也被這些女孩塗上了顏色。

正是由於女孩們最後這個舉動,才讓泰勒突然變的焦躁起來。她們為什麼會對自己有這樣的舉動?泰勒強烈地感覺到自己需要立刻離開這幾個女孩。

泰勒脫下三點式泳裝的底褲,伸手在他的雙腿之間想要抓住他的突起,以便能夠准確地對准便盆排洩著他的小便。但當泰勒的手伸到那裡時,他卻感覺他的下體變得非常陌生。

低下頭,泰勒看到了他下體的突起,他的突起就跟他剛剛從水中上船時候那樣,依然是非常短小。現在看上去,它甚至比剛才還要小了許多。

變化還在以肉眼看得見的速度在繼續,泰勒看到他的男性器官正在向他的身體內收縮,逐漸地消失,同時變化也作用在了他的***和的睾丸,他的睾丸也開始收縮變小,逐漸地消失。在泰勒的雙腿之間,一道全新的裂縫正在形成。

究竟怎麼回事?

泰勒抬起頭,從鏡子裡看到了自己的臉。他震驚地看到他的臉正和他的下體一樣在發生著改變。他的臉性正變得圓潤,鼻子變得比較小,眼睛的形狀也與以前不同。當然,並不是臉上所有的東西都發生了變化,但就這幾個改變,也使得泰勒的臉看起來與以前完全不同,這是一張完全屬於女孩的臉。

當泰勒從鏡子裡看到自己的身體時,他知道自己的身體也正在變化。他的臀部現在比較寬,腰變細了。雖然僅僅是一點點的改變,卻是的泰勒的身體有了明顯的曲線。而且現在他的肩膀與以前相比狹窄了許多,而他的手和胳膊也變小了。

泰勒也注意到他胸上的變化,再之前他失去胸毛的胸膛就變得非常光滑,但現在他的胸部卻是明顯地增大了。在那三點式泳裝上裝的三角形織物下,他清楚地看到一顆大大乳頭顯露出來的輪廓,而且由著覆蓋在他胸前溫和上升的三角形織物,泰勒清楚地知道他已經有了一對充足而豐滿的乳房。

泰勒的心裡嚇壞了,他呆了半晌便立刻有了決定,他要下船,他要離開這些女孩,一定是她們對他做了某些事情,才讓他現在正在變成一個女孩。

泰勒提起底褲,跑出浴室,向甲板跑去,當來到甲板上,明亮的陽光耀花了他的眼睛,他不得不眯著眼睛停留在原地,好一會兒才適應過來。

“你回來了。”詹妮說。

“恩,現在,”諾雅說,“你是不是已經發現自己的變化了?”

“我們告訴過你不要和我們一起來,這是僅僅屬於女孩的旅游集會。”瑞琪兒說。

“但是你卻堅持要和我們一起,所以現在,你也變成了我們這些女孩當中的一員。”詹妮補充地說。

“你們對我做了什麼?”泰勒尖聲叫著。他聽到他的聲音現在比較高,甚至在現在說話的時候都還在變化。

“我們什麼也沒對你做,”詹妮說,“從某種角度上說,是你對你自己做了這一切。”

“我們正停泊在一個充滿魔力的地方,”維多利婭解釋說,“當我們來到這裡,不知道什麼原因,我們所有的人就都會變得越來越美麗。”

“我原本是一個肥胖而又丑陋的女孩,而且還沒有胸部。”諾雅笑著說,“但當我坐這艘船和我的朋友們來到這裡後,一切就都變得美好起來了。”

“是,我知道你現在是一個迷人的女孩。”泰勒說。

“同樣地你現在也是!”瑞琪兒說,她的話引起了幾個女孩又一陣嬉笑。

“看你現在變得是多麼地可愛!我喜歡你的頭發,你有一頭很漂亮的頭發。”詹妮對泰勒說。

“我的頭發?”泰勒奇怪詹妮的話語,他抬手向頭上摸去,發現就在這短短的時間裡,他原本的短發已經變成了一頭披肩長發。

“我認為現在我們不應該還還稱呼她‘泰勒’,”瑞琪兒說,“我覺得叫她‘曼蒂’比叫‘泰勒’更為恰當。”

“我同意,”詹妮說,“嗨,曼蒂,歡迎你來到我的船上,你現在是一個女孩。”

“不!”泰勒反對說,他的聲音現在已經完全變得和一個年輕女孩一樣,“我不是一個女孩。”

“你就是一個女孩,”維多利婭說,“一個名叫曼蒂,美麗而又性感的年輕女孩。”

“嗨,曼蒂!”瑞琪兒對著全新的女孩打著招呼。

“嗨,曼蒂!”另一個女孩也招呼著。

“嗨!”泰勒羞怯地回應了一聲。

所有的女孩對泰勒都是和善友好的,不回答她們將會傷害到她們的好心,而且現在泰勒已經拿不出東西和她們爭論。

泰勒感覺得到他身體裡正在進行的東西,在他雙腿之間的東西已經消失了,他已經完全感覺不到它的存在。他不再是一個男人,他是一個女孩。他沒辦法同她們爭論,他的三點式泳裝上裝包裹著的那對大大的乳房正明確地證明著他是一個女孩。

泰勒站在甲板上。他現在是一個女孩,是的,真正的女性。他,他不再是以前的泰勒。應該改為她是曼蒂。

“我是一個女孩。”曼蒂的臉上帶著憂愁。

“恩,這一點已經非常明確。”諾雅接口說。

除了曼蒂,所有的女孩都笑了起來。

“拜托一件事,”曼蒂說,“起錨離開這裡好嗎?我想要離開這個地方。”

“離開這裡你也不會變回去。”詹妮說。

“你的變化是永久的,你會一直是一個女孩。”維多利婭在一旁補充地說。

“你不想在這裡多呆一段時間嗎?”瑞琪兒問,“要知道現在雖然你的身體改變了,但你的腦子裡存在的仍然是男人的想法。如果你在這裡多停留一段時間地話,`你的思想就會跟你現在的身體相符合,變成女孩的想法,我認為那樣才不會讓你感到困擾。”

“難道你不想感覺自己就是一個女孩嗎?”諾雅笑著問,“就象我們幾個一樣。”

“不,讓我離開這裡。”曼蒂尖叫著喊說。

“好吧,我滿足你的要求,”詹妮歎了口氣說,“不過以後發生了什麼問題可不要在我面前哭泣,也不要怪我事先沒有提醒過你。”

泰勒也清楚自己的身體已經變成了一個女孩,甚至還有了曼蒂這個屬於女孩的新名字,但所有的變化都不是他想要的,雖然已經是女孩的身體,他也不願意自己的思想有任何的改變。

諾雅收起沉在水裡的錨後,詹妮啟動了船上的引擎。很快,船就載著所有的人離開了女孩們的秘密地點。

隨著船的行駛,曼蒂的心中終於感覺到放松了一些,但正如詹妮和維多利婭所說的,她的身體還是保持著女性的狀態,並沒有轉變回去。

想到在自己以後的生命中,會一直以這個身體生活下去,以一個女人的生活方式生活。曼蒂想到這些,心裡就一陣寒心,全身也控制不住顫抖起來。

隨著船的行駛,曼蒂的心中終於感覺到放松了一些,但正如詹妮和維多利婭所說的,她的身體還是保持著女性的狀態,並沒有轉變回去。

想到在自己以後的生命中,會一直以這個身體生活下去,以一個女人的生活方式生活。曼蒂想到這些,心裡就一陣寒心,全身也控制不住顫抖起來。

十五分?後,船慢了下來。曼蒂看到她們的船正在接近到另一艘船的旁邊。詹妮熄滅了引擎,然後叫諾雅下錨將船固定住。此時女孩們的船平行停靠在那艘船的右邊,詹妮又叫女孩們用大的纜繩將兩只船連著固定在一起。現在兩艘船的乘客就能互相到達對方的船上。

“嗨,女孩們。”一個英俊的年輕男子在那邊船上向這這邊的女孩打著招呼。微風吹拂著他金色的頭發輕輕擺動著,在陽光的照耀下發著奪目的光彩。

他的皮膚被陽光曬的黝黑發亮,赤裸著的強壯的胸膛正流淌著汗水,女孩們的目光都不由得投在了他胸膛的肌肉上。

“我今天看到一個新來的朋友,”金發男子的目光停留在了曼蒂的身上,說,“我的名字叫查姆,你叫什麼名字?”

“曼蒂。”曼蒂輕聲回答,心裡卻是不安地跳動著。

“很高興能遇到你,曼蒂。”查姆說,“你看上去就象我夢中的那個女孩一樣,甚至比她還要迷人,你已經深深地將我吸引住了,不過值得慶幸的是,你是如此真實地在我的面前。”

聽到查姆對曼蒂的贊美,幾個女孩大笑了起來,使得曼蒂的臉羞得通紅。她剛剛才變成一個女孩不過短短的幾分?,就遇到了有男人被她所吸引。

“嗨,伙計們,出來會見美女!”查姆回頭向船裡叫說。

三個和查姆差不多英俊的小伙子從船艙裡走了出來。他們都非常年輕,看上去也都非常強壯。

一個黑頭發的家伙只穿了一條小小的男式緊身泳褲,當他走到曼蒂的面前,曼蒂清楚地看到他的下體正一點一點地膨脹突起。

對於曼蒂來說,她感覺到這可算得上是一個最糟糕的局面,她正在激起男人對她的興趣,甚至還有更壞的事情將要發生。

查姆來到曼蒂面前,開始微笑著向她搭訕,曼蒂從查姆的緊身泳褲看到了他的膨脹,在曼蒂的眼中,那是丑陋而充滿威脅的存在,她只想要逃離出查姆威脅范圍。

但對曼蒂的感覺來看,還有更可怕的事正在發生,事實上,在她的雙腿之間,她剛形成不久的那道女性裂縫,此時已經濕潤了。她的新身體背叛了她的思想,正在不受她控制地產生著欲望。

這是足以讓人暈倒的發現。她的身體想要男人,她的身體感覺到男人的吸引和需要男人的愛撫。曼蒂的女性荷爾蒙也在影響著她大腦的思考,她的思想逐漸陷入了迷亂當中。在迷糊中,曼蒂感覺到自己和眼前的英俊男子需要做某件事情。

下一刻,曼蒂發現自己已經被查姆的手臂緊緊地包圍了。她的心急促地跳動起來,感覺到全身一陣發軟。不!這不是我想要對他的反應!曼蒂在心中大叫。但她卻無法控制自己的舉動,她的身體需要查姆這個男人。

“我想他們需要一些隱私。”詹妮說。“你們兩個可以去甲板下面的船艙,等到宴會的時候再上來。”

當曼蒂回過神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躺在了一張床上,那個叫查姆的英俊男子正一邊微笑一邊撫摸著她的身體。曼蒂的腦子一下子炸開了。

“不!!!”。

曼蒂在心中大叫著,她是如此地希望自己現在面對的是象詹妮那樣的女孩,而不是一個男人。但現在,她卻是真實地將要被一個男人進入到她的身體,這簡直就是世上最糟糕的感覺。

曼蒂的身體早已經出賣了她的思想,她現在覺得全身發軟,而且在查姆有技巧的指引下,她的身體已經完全被激發起了欲望,下一刻,查姆給了她一個甜美的深吻。

當查姆脫下曼蒂身上的三點式泳裝的時候,曼蒂甚至沒有絲毫的抵抗,在查姆脫掉自己的衣物,用胯下的尖銳穿透進入她的下體時,曼蒂無意識地發出著滿意的呻吟。

曼蒂以一個女孩的身份,和一個男人發生著的性行為,她享受著正發生的一切。在之後,她達到了作為女性的第一次高潮。

良久後,查姆一個人慌張地跑回到甲板上。

“我猜測曼蒂恐怕有什麼毛病。”查姆對詹妮說,他的神色顯得有些恐慌。

“為什麼?你們究竟發生了什麼事?”詹妮問。

“我們在下面,恩,你知道我們應該會做什麼事。在我們做了之後,她就不對勁了,現在她正一個人在下面喃喃自語,你最好下去看看她,跟她說說話,否則我不知道她究竟會做什麼傻事。”

查姆的臉上顯露出一絲厭惡。他不想和一個患有神經病的女孩做那些事情。最初曼蒂看上去很正常,但現在卻象是在發狂。

聽到查姆的話,詹妮立刻跑下了甲板,她需要去看一下曼蒂,跟她說說話,維多利婭緊跟在了她的身後。

“曼蒂,親愛的,告訴我出了什麼問題?”詹妮抓住曼蒂的手讓她安靜了一點,開口問。

“一個男人,他進入了我的身體。我簡直不敢相信發生得這一切是真的,我居然做了那種事情。不僅僅如此,我還感覺到很興奮!也許我還會有孩子。我本來不想和他做那事的,但是,我卻無法控制我自己。”

曼蒂說著,全身又好象是抽筋似的亂抖。她的思想現在陷入了巨大的混亂當中,她感覺到自己的世界正在坍塌。她認為剛才和查姆做的事情是個巨大的錯誤。

“曼蒂怎麼會搞成這樣?”維多利婭悄聲問詹妮。

“我認為這是身為一個女孩的性行為產生的感覺對她腦子裡的男性思想產生的沖擊,我們看來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在曼蒂的腦子裡卻認為是個錯誤,現在她無法面對剛才發生在她身上的事情。”

“那我們要這樣才能幫她?”

“我們現在只有一個辦法,就是帶著她回到我們的秘密地點,讓那個地方的魔力修正她的思想,讓她的思想變成女孩的思想,這樣她就能恢復過來。”詹妮說。

“好辦法,那我們現在就讓那幾個家伙離開我們的船,然後開船去那裡。”

五分?後,幾個小伙子失望地回到了他們自己的船上,看著那幾個穿著三點式泳裝的女孩駕駛著她們的船離去。

“她們為什麼要如此匆忙地離去?”一個家伙問。

“我也想知道原因,”查姆說,“我們可以跟著她們,只要保持一定距離,她們就不會發現到我們。”

“哈哈,這主意不錯!”其他的小伙子笑著附和說。

引擎發動,他們開始遠遠地跟在女孩們的船後,在保持著如此遠的距離下,女孩們根本無法發現他們的船在跟著自己。

“恩,我們到了。”詹妮說。

女孩們已經到達了她們的秘密地點,現在這個地方的魔力會轉變曼蒂的思想,當然這過程需要用一點時間。

“給她一杯飲料,那樣可以讓她鎮定下來。”

瑞琪兒將一杯飲料遞到曼蒂面前,曼蒂雙手捧著杯子,一口將杯子裡的飲料喝了下去。

“再給我一杯。”曼蒂要求說。

“好的。”

另一杯冰鎮過的綠色飲料放到了曼蒂的手中。

在曼蒂要喝的時候,諾雅按住了曼蒂的手,關心地說:“慢慢地喝,別再象剛才那樣。”

曼蒂感激地對諾雅點了點頭,聽從了諾雅的安排。

大約二十分?後,曼蒂突然挺直了身體,一個微笑出現在了她的臉上。

“嗨,女孩們!”她招呼著身邊的人。

“曼蒂,你現在感覺怎樣?”詹妮關心地問。

此時,所有的女孩都圍繞在曼蒂的身旁,關注著曼蒂的情況。事實上,她們守在了她身邊已經整整一個小時了。

“太令人驚奇了,嗚……我只覺得全身很舒服,就象正在過聖誕節的小女孩一樣。”

“為什麼你的心情會這樣好呢?”維多利婭問。

“查姆,那個帥哥,他讓我達到了兩次高潮。”曼蒂笑著說,她說這話顯得很興奮,而不是煩惱。

“嗚……喔……”女孩們發出驚歎的聲音。

“他很迷人,我喜歡他進入我的感覺。”曼蒂接著說。

“他的床上功夫怎麼樣?”瑞琪兒好奇地問。

“他的吻太棒了,他僅僅是吻我,就激發起了我的欲望,當我們下了甲板進入房間的時候,我就已經完全濕了。當他進入我的時候,恩……我已經准備好了。”

女孩們又笑了起來,這時曼蒂也在笑。

“看來不是他進入了你,而是你將他吃了。”瑞琪兒說。

“哦,我想是的。”曼蒂笑著回答說。

現在無論是曼蒂的身體還是她的思想,都已經完全轉變成了一個女孩。她原來的男人想法,已經不能再對她產生任何煩惱。曼蒂現在願意和男人交往並做那些事情,她是一個女孩,所以她很自然做女孩做的事情,如去引誘那些男人。

“嗨,有人在嗎?”甲板上傳來一個人的聲音,令所有的女孩都非常吃驚。

“誰在哪裡?”詹妮大聲叫說,她沒想到居然會有人在沒經過她的允許就登上了她的船。

“是我,查姆。”那人回答說。

“你來這裡多久了?”諾雅問。

“快一小時了,剛才你們匆忙地離去,我們以為你們遇到了什麼麻煩,就跟在了你們船的後面,後來看到你們都不在甲板上了,所以我就過來看看。”

“哦,不!”瑞琪兒低聲驚叫說,“天啦,他們已經在這裡呆了一個小時了……”

“也許他們已經開始變化了……”維多利婭也低聲說。

“他們現在已經注定要當女人了。”詹妮搖了搖頭,無奈地向身邊的女孩們宣布說。

“當我們這裡來。”詹妮大聲地向查姆喊說。

查姆從梯子來到女孩們面前的時候,所有的女孩都深深地歎了一口氣。他的緊身泳褲已經看不到任何的突起,他的身體已經有了很大的變化。在他赤裸的胸膛上,已經出現了一對小乳房。他的乳頭還正在擴大,很快那裡就會發展成女孩的大胸部。

看來已經晚了。查姆現在象是一個女孩而不再是一個男人。看到這樣一個帥哥變成一個女孩,詹妮的心中不禁一陣惋惜。不過詹妮看得出來,他會變成一個非常漂亮的女孩,他的頭發微微有些卷曲,那樣他會有一頭很完美的波浪式金發。

“讓你的伙伴都到我的船上來,告訴他們我們已經為他們准備了飲料,我們可以一起聚會並可以為他們背部按摩。”詹妮對查姆說。

“太好了。”查姆說著,轉身向甲板走去。

“背部按摩?”曼蒂不明白詹妮的用意。

“是的,如果他們俯躺著身體,他們便不會注意當自己身體的變化。我們不能讓他們現在離開,否則他們就會身體是女人,而思想卻是男人,對他們來說這是非常殘酷的事情。但是我們如果多留他們在這裡一陣,那麼他們無論身心都會轉變成女孩,這樣他們就會感受到身為女孩的快樂。”

“我很高興自己是一個女孩,”曼蒂說,“我無法想象男人的腦子的會想些什麼,但我想你是有道理的。”

女孩們又全都笑了起來。

“好了,女孩們,我們將會進行一些背部按摩的工作,來迎接那些新加入我們的女孩。”

女孩們全都脫去了三點式泳裝上裝,走上甲板迎接另一艘船的幾個男孩……很快,就會有兩艘載著美麗女孩們的船返回到碼頭。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