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變裝少年的初夜

變裝少年的初夜

我叫子敏,今年16歲,是個長得秀氣﹑身裁嬌小的男生。我有個大我5歲的姐姐。爸爸媽媽早死,姐姐子馨小學畢業就出來工作,16歲時更成了“公關小姐”。

去年,在機緣巧合下,姐姐當上了“職業女皇”,為有被虐待狂的男女提供捆綁﹑虐待服務。個別顧客可要求不同配套,如兩人的穿著﹑虐待的程度,甚至角色扮演等。捆綁虐待過程通常不包括性服務,顧客如有這方面的額外要求則須加錢。

姐姐通常在旅館裡提供服務,但偶爾也將某些熟客帶回家來,在她的房間裡搞。在後面一種情況下,我總是聽到姐姐性感的呼喝聲,和顧客的呻吟求饒聲﹑或被塞著的嘴裡發出的唔唔聲,從隔壁房傳來。血氣方剛的我,陽具就不聽使喚的站了起來,要用手去解決。我不知道,我是想扮演顧客,還是姐姐的角色﹖我知道姐姐不會讓我參加,哪知道有一天……

“敏敏……來幫忙﹗快點﹗”姐姐在房裡叫道。

我剛剛午睡醒來,之前在睡夢中還隱約聽到姐姐帶了顧客進房。現在心裡納悶,姐姐不是在工作嗎﹖她總是警告我不准偷看她工作的。

我走到客廳,在門外叫道﹕“姐姐,甚麼事﹖”姐姐說﹕“不要緊﹗你進來﹗幫幫忙嘛﹗”我一聽,還以為有甚麼非同小可的事發生,要不然她怎會讓我進去。可聽她的語氣,是性感嫵媚,多於焦慮不安。

我一進門,第一眼見到姐姐,褲子裡的陽具又忍不住挺起來了。姐姐穿著一身黑皮--皮胸罩﹑皮束腰帶﹑套上假陽具的皮內褲﹑皮長統手套﹑皮吊襪帶﹑皮過膝長統靴,還有一雙黑蕾絲長筒絲襪(蕾絲襪頭露出長筒靴外)和蒙臉的黑色薄紗。姐姐的惹火身裁我是見過的--她平時常穿著連身內衣在客廳看電視,還若無其事的告訴過我她的三圍﹕36B-23-35。但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一身“勁裝”,“惹火”
或“性感”二詞已不足以形容她的身裁……

我定了定神,問﹕“姐,甚麼事﹖”還不敢正視躺在床上的顧客。姐姐站在床邊,說﹕“你看,銬在腳上的這個腳鐐卡住了,有沒有辦法打開﹖”我望向這位顧客……咦﹖好像不是一般顧客,而是姐姐交往了幾個月的男朋友凱文。凱文仰臥在床上,雙手在頭上被一隻膚色長統絲襪綁在一起,嘴上則貼了膠布,雙腳則被腳鐐銬在一起。

更奇怪的是,凱文身上只穿著一身紅--一雙長統絲襪﹑一條吊襪帶﹑一件沒褲襠的蕾絲小褲褲﹑一雙紅色長統手套。凱文的陽具在小褲褲中間昂然挺立,耀武揚威,至少有八寸長。我心中十分驚訝,平時看凱文雄糾糾的,原來有這種癖好--喜歡被女人捆綁虐待,而且還變裝。又或者,是姐姐硬要他做的呢﹖不過,我竟忍不住想多看那根陽具幾眼。我自問不是同志,但……怎麼回事﹖

還有,凱文居然沒有半點陰毛﹑腿毛﹑腋毛和體毛……該不會是姐姐命令他剃的吧﹖他的全身被剃得乾乾淨淨的,只有眉毛和頭髮還在。

凱文看到我,露出難為情的神色,但一點都不生氣,可能是姐姐跟他說好,把我叫進來看他這付德性,好羞辱他這個沒出息的小性奴。我說﹕“好吧﹗我試試看﹗”伸手嘗試打開已插著鎖匙的腳鐐,沒想到一打就開。

姐姐故做驚訝的說﹕“咦﹖這麼容易﹖那幫我用這個把‘她’的腳綁在一起。綁緊點,打死結沒關係。”說著,她遞給我另一隻膚色長統絲襪。我便坐在床邊,把凱文的腳踝緊緊的綁在一起,打了一個很複雜的結。我以前不是沒碰過絲襪,但從沒把它們放在心上。但這一隻膚色絲襪特別柔滑,好像是亮襪,再加上握著凱文穿紅色絲襪的腿,指尖上竟微微有觸電的感覺。

不過,姐姐留意到我不時偷看凱文的擎天一柱。她說﹕“夠雄偉吧﹖我第一次跟‘她’上床的時候,也是這麼覺得。”我的臉便紅了起來。姐姐故意提高聲調,讓凱文聽得一清二楚﹕“給你介紹我的小奴奴--凱莉。‘她’是個淫蕩的女奴哦﹗”

然後,姐姐拿了一雙黑色長統厚襪,疊在一起,矇上凱文的雙眼,令凱文完全不能視物。姐姐又給凱文戴上耳機,接上放著重金屬音樂的音響系統。然後,姐姐跪下來,把薄紗矇著﹑塗著厚厚的口紅的性感小嘴湊到我的耳邊,悄聲說﹕“想不想摸一摸那一根﹖我不會告訴別人的。你的纖纖玉手可以騙得過我的小奴奴,讓她以為是我的手。”我這時候已口乾舌燥,睜大眼睛望著姐姐。

“去吧﹗”姐姐耳語﹕“坐在她的‘私處’的旁邊。”我照坐了,眼睛依然盯著那根私處。姐姐走上前,坐在我的背後,握著我的手去碰它。我戰戰兢兢的碰了“她”的龜頭,結果整根“私處”抽搐了一下。姐姐問﹕“喜歡嗎﹖”我點點頭。接著,姐姐要我俯身仔細看看那根“私處”,我照辦了,還下意識的伸出舌頭舔了一下“她”的龜頭。姐姐微微吃驚,隨即把我拉起來。

我心下驚慌,不知道自己剛纔為甚麼會有這種反應﹖是不是惹姐姐生氣了﹖不料,姐姐說﹕“敏敏,如果你真的這麼有‘性’趣,我可以讓你在今晚跟我分享我的小奴奴。不過,你從頭到尾都要照我的話做,而且不准開口說話,要不然我會像懲罰我的小奴奴一樣的懲罰你。知道嗎﹖”我現在已經開始用下半身思考了,當然是不假思索的點點頭。

姐姐嫣然一笑,在薄紗的遮蓋下,仍然如此楚楚動人。她把我拉進浴室,說﹕“如果你要代替我,舔小奴奴凱莉的‘私處’,‘你’就應該是個女孩子。現在,‘你’就是我的妹妹啦﹗……來﹗妹妹,把衣服脫光。”我照做了,臉上熱烘烘的,這是我自五歲會自己洗澡以來,第一次讓姐姐看到裸體。更“糟”的是,在親姐姐的面前露出我的雄偉的陽具(只有大約五寸,不如凱文)。

姐姐脫下手套,拿了剃鬚膏給我抹了眉毛以下的全身。她說﹕“當你在和她肌膚相接的時候,她應該是以為是我在上她。知道嗎﹖所以你的身上不應該有毛。還有,她會以為是我的內褲上面的假陽具在搞她,所以你的陰毛也要剃光。知道嗎﹖”我又點點頭。她便戴回手套出去了。

我花了好一會兒功夫才把自己剃得白白淨淨的。在這過程中,我聽到姐姐的吆喝咒罵聲和打皮鞭的聲音。不過,姐姐說過她多數用一種打了會有一點痛,但不會皮開肉綻的假皮鞭,是拍電影用的道具--只有顧客要求,才會用真鞭。我猜打在“凱莉”身上的,應該是假鞭。

我走出浴室,姐姐就放下皮鞭,在我的身上噴上她用的香水,給我化妝﹑戴上假睫毛﹑紅色假指甲﹑跟她的髮型一樣的假髮(長髮披肩,直發)。她給我的胸口粘上B罩杯的矽乳,然後給我穿上跟她所穿的是一模一樣的黑色系列行頭(我跟她的身裁差不多)--蒙臉的薄紗﹑皮胸罩﹑皮束腰帶﹑皮內褲﹑皮長筒手套﹑皮吊襪帶﹑蕾絲長筒絲襪﹑過膝長筒靴。我往鏡子裡一看,不禁一陣暈眩……鏡中的女孩簡直就是五年前的姐姐,清純俏麗,而又有一點任性和放蕩的味道。我猜既使把燈光調暗,解開矇著“凱莉”雙眼的絲襪,她也會把我當成是姐姐。

姐姐牽著我的手,回到床邊。“凱莉”還被綁在那兒,身上沒鞭痕,顯然剛纔姐姐用的是假皮鞭。凱莉的大哥哥已變回小弟弟,但看起來還是有五寸左右的長度。姐姐說﹕“妹妹,脫下手套,把小奴奴的‘私處’弄硬﹗”我點頭,坐在床上,脫下手套,以一雙玉手把玩著凱莉的“私處”。這時候,不止她的私處有了反應,我看著我的紅彤彤的指甲包著她的私處,自己的私處也挺起了。

我俯下身,伸出香舌,舔著她的私處,並用手把玩著私處下面的兩粒可愛的小圓球。不一會兒,我摘下面紗,張開兩片誘人的紅唇之間的櫻桃小嘴,迎接我生平的第一根陽具。我已經忘了自己是那個小男生子敏,而是一個性感﹑貪吃的小淫女。雖然沒有經驗,A片是看得多的,所以我盡我所能的為她服務--吸﹑舔﹑吻﹑撫……沒多久,我感到她的私處在我的嘴裡爆發。我將她的愛液含在口中,直到她爆發完了,才緩緩吞下。姐姐只是臉露微笑,薄紗底下的一對小酒渦特別的迷人。

姐姐叫我把手套戴回去,脫下內褲,然後俯臥在凱莉的“玉體”上--69的體位。這時候,凱莉的私處又在我的臉前,而我的雙腿則擱在凱莉的頭和手臂兩邊﹑手套裹著的雙手握著凱莉被絲襪裹著的大腿。

出乎意料的是,姐姐先要我張嘴接納凱莉的“私處”,然後拿了一條捆綁用的皮帶把我的頭和凱莉的屁股綁在一起固定,以致凱莉的私處成了我的塞嘴的道具,我只能像凱莉一樣口發唔唔聲。另一條皮帶則繞過我的背部上端和她的背部下端,使到我的“乳房”隔著胸罩貼在她的小腹上。然後,姐姐取了幾只膚色長統絲襪,分別綁著我的左踝和凱莉的右臂﹑我的右踝和她的左臂﹑我的左腕和她的右腿﹑我的右腕和她的左膝。接著,姐姐又取了一雙黑色厚長筒絲襪矇著我的眼睛。下來,我感到姐姐取走凱莉的耳機。最後,姐姐撕下粘在凱莉嘴上的膠布,握著我的“私處”(這可是姐姐第一次碰我那已經勃起的陽具哦﹗)放進凱莉的嘴裡,又取了一條皮帶繞過我的腰和凱莉的背部上端綁好固定。

這時候,凱莉或許滿腹孤疑,明明是軟玉溫香的女主人子馨壓在她的身上,怎麼又有人把她倆綁在一起﹖難道子敏也參加一份,成了男主人,而子馨和凱莉都成了子敏的小奴奴﹖

其實,我的腦子裡也大打問號。把我扮成女孩子,和凱莉綁在一起,這到底是姐姐還是凱莉的主意﹖如果是前者,凱莉事先知道嗎﹖

但是,這些問題都不重要了,最重要是兩個新生的女奴口含對方的“私處”。我開始舔吃凱莉的私處。凱莉猶豫了一會兒,也開始活動她的嘴了。我可還是處“女”,被她這麼一搞,就立刻射了出來,弄得她滿嘴都是。如果凱莉不知道我不是姐姐,她這時候一定很驚訝。但她也和我一樣,已經“忘了她是誰”。她在仍然含著我的縮成小肉球的“私處”的情況下,慢慢把我的甜絲絲的愛液吞下﹔這種吞咽動作
,使我的“私處”有了似要被她吞掉卻又離不開我的身體的感覺,又把我弄得醉仙欲死。而我也更賣力的回報她,使她不一會兒就步了我的後塵,讓我再一次嘗到她的愛液。

姐姐陰陰的笑了幾聲,說﹕“我的小奴兒,你們姐妹倆今晚就這樣睡。晚安﹗”我聽到她脫鞋的聲音,然後關燈離開房間。我們倆也含著對方的“私處”,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第二天早晨,姐姐把我們放了,再用絲襪反綁我們的雙手。她叫凱莉坐在床沿,我跪在凱莉的跟前再給她口交。然後,我們交換位置,由凱莉來為我服務。過後,我們洗了澡,凱莉恢復凱文的身份,穿衣回家去了。

而我呢﹖姐姐說﹕“我可不是故意要你當同志哦--當不當在於你自己﹗我工作的時候也不用你幫忙。你還是學生嘛﹗昨晚的事,就當是一夜情吧﹗”我說﹕“不要緊。”不過,有一句話,我一直說不出口。但那也沒關係,我知道姐姐房門的鑰匙藏在哪裡,而且姐姐因為工作,也經常不在家過夜。她的那一櫥衣裙鞋襪嘛……

直到兩個禮拜後,姐姐又在她的房裡叫我了﹕“‘妹妹’,快過來。手銬卡住了﹗”我即刻換上姐姐昨天買給我的銀白色吊帶連身迷你裙﹑黑色小褲褲﹑膚色長統絲襪,走去她的房間。她可是答應我不必在工作上幫她的,那麼床上的人是……

我還打定主意,今晚過後,要向姐姐提議﹕“每次都要等到你叫我了,我才開始剃毛變裝,太浪費時間了。不如……讓我一回到家,就當你的妹妹吧﹗”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